請掃描 QR code 加入好友

2018.06.14

義行
助人與被助 當母親之後最大的體悟

撰文:Y/編輯:林于涵

 

疾行而下的大雨,遮擋了城市的天空,視線薄弱而不明,車潮並未因此減少,繁忙的都市,車潮依舊川流不息,行人仍舊匆匆,趕赴上班的族群,秉持一貫的態度與作息。一如往常步行於大雨宣洩的人行道上,縱使在我育嬰留職停薪2年多後再復職….。我想,唯一的改變,是心念。

 

雨,磅礡地打在忠孝東路的柏油路上,不論雨天或晴天,公車、轎車、摩托車駕駛並未因此打消減速慢行的念頭,反之更是快馬加鞭,毫不遲疑。就在這千萬分一的瞬間,等待斑馬線這頭綠燈亮起準備通行的我,聽見一聲巨響──是摩托車間的撞擊聲。雨中穿著熱褲、拖鞋的女騎士,被未及停車的後車一個疾行,猛的撞了一擊,當場側身近地,女騎士隨即不支倒地,空氣中萬分之一秒的凝結

 

沒一會兒,女騎士緩緩扶地起身,因肇事的後車騎士,看了女騎士似乎安然無恙,旋即發動引擎,呼嘯而去,只見尾隨其後的摩托車,慢慢停下車身,在女騎士身旁一邊輕語,一邊指著撞擊飛奔而去拋在柏油路上的一只手錶,女騎士轉頭望了望此人所指之處,似乎在確定飛拋出去的是否是自己的東西。不到半晌,女騎士舉步想走過去撿拾,但似乎出現難度,舉手投足似有萬倍地心引力束縛,無法掙脫,奮力好一會兒,女騎士終於提起腳,但腳底下的夾腳拖,卻怎麼也不願不配合,女騎士舉步維艱,低頭看看腳下的拖鞋,啊!鞋底與鞋面竟已分家,女騎士戮力再戮力,終於踏出雨中的第一步,看著她緩緩地走向手錶拋落處,撇開身上罩著的黃色雨衣,徐徐蹲下身體,伸手拾起白色鑲邊,卻也濕漉漉一身的金錶,再拖著蹣跚的步履,走回摩托車邊,走回這雨落的時刻,她唯一僅有的依靠…。

 

這一幕幕,都在遠方的我的驚嚇中,在我以為結束的當下中,靜靜的結束。我走過案發現場,走過女騎士身旁,我想這一切應該落幕了吧!我用既往步調,朝辦公室方向前進,趕著刷著早上8點40分的卡,確認我準時抵達目的地的。

 

 

我想到,數月前的一個盛夏的午後,我,一個正享受著人生難得的育嬰留停的我,騎著單車載著1歲的幼子,準備送7歲的哥哥到美語班學習美語,回程路轉熟悉的巷弄,一個不小心與一輛可能漫不經心的摩托車迎面撞擊。我腦中空白,只想使盡力氣撐住單車,單車在我的洪荒之力之下,努力維持直立5~8秒鐘的光景,結果,我還是不敵地心引力的威力,狠狠地從單車上摔了下來,重重地坐在彷如燃燒的柏油路上,腳上的鞋子也在撞擊當下飛離我身,我感覺到腳底板踩在炙熱柏油路上的難耐,幸運的是,還好我的手堅守崗衛地把單車給撐住了,雖有點傾斜,像比薩斜塔一樣有點角度,但慶幸的,保住前座的孩子不致跌落,而單車龍頭因撞擊而旋轉位移動彈不得,孩子因此被旋轉的龍頭卡住嚇得哇哇大哭,我急著想把歪斜的單車龍頭扶正,以免孩子被龍頭擠壓而受傷,但我無能為力,不管我怎麼用力轉。

 

此時,一位在路旁掃地目擊的阿伯,義憤填膺的挺身相助,協助我向肇事者索取連絡資料、要求肇事者負責把單車修理完畢;肇事者亦未逃離現場,協助我扶起倒下的單車,並協助我將單車龍頭調整歸位,好讓寶貝減輕恐懼,甚至不斷詢問我的寶貝是否安好,亦幫我拾回鞋子,讓我擺脫有如站立熱鍋上的疼楚!當下我心有餘悸,但存感謝!!

 

這不過是幾個月前的場景。但卻在此時浮現腦海…。

 

 

 

瞬間,想要關心女騎士的念頭,油然而生…。心中惦記著騎士是否安然無恙?是否安好?於是,不顧雨勢,我走出辦公大樓,往女騎士方向遙望而去,遠遠看見女騎士似乎還在原位,於是我快步朝女騎士所在現場走去,我看到留著一頭長髮、皮膚白皙稚嫩、穿著年輕的女子,額頭上血液汨汨地流著,流過眼鏡底下皙白的肌膚,滴落身上黃色濕落落的雨衣,我看到年輕女騎士無助地站立人行道上,試圖撥打行動電話,但似乎無人回應,我迅即走向女騎士身旁告訴她,我來撥打119,請求救護車協助載至醫院就醫,女子等候我的去電,但從沒想過119也有電話不通的情形,撥打數次未果,我想到上班路途會經過的消防局信義分局就在不遠的十字路口,消防局配有救護車,隨時等候救援,於是我跟女騎士說:「我現在馬上衝去消防局求救,請求他們派救護車送妳去醫院。」說完,我飛也似地往消防局方向飛奔而去,無論雨勢如何犀利地打落,我拼了命的往前跑,不敢也不想停歇,直到抵達消防局門口。

 

我衝進大門,上氣不接下氣地對櫃台人員說,前方不遠處有事故發生,有人血流如注,我已撥打119求救未果,請求消防局派救護車協助護送至醫療院所云云,消防局櫃台人員問我:「事故發生地點詳細位址在哪?傷亡人數?傷亡人年齡?」,我心急如焚,他卻「有條不紊」,我氣急敗壞,他卻似乎無動於衷,表情一樣,也許消防人員須問清楚來龍去脈,方能派員協助吧!我內心這樣安慰自己….,我見勢危急,拼命奔馳而來,喘息未歇,面對消防局人員的回復,我想耐住性子,但情緒還是很起伏,我再次跟櫃臺人員說,「貴單位建築物旁即有消防車及救護車,可否請直接調撥救援,快…一…點…,」,沒想到,櫃台人員回應我:「你說你剛剛有打電話給119,只是沒有撥通,那你現在可以再撥打1次試試看。」。我當場愣住不在話下,情緒的波動,無法言語。無可奈何,我還是乖乖地拿起手機再次撥打119,然撥打的同時,我看見消防局櫃台人員已拿起電話聯絡,我想他應該是申請救援吧!因為我看到隔壁建物的救護車已準備出發,我隨即回應119電話那頭的接線人員,「謝謝您,已有救護車出面處理了…」。看來我真的誤會消防局櫃台人員了!

 

 

我快速奔回事故現場,救護車已先行到達,救護人員打開後車廂,推下輪椅,請女騎士坐程,警察亦已到達現場詢問當時狀況,確認當事人身分及協助聯絡家人同事,看著跛行的女騎士,我詢問她是否尚有其他鞋以資替換,幸運的,摩托車廂內有備用球鞋得以更換,看著女騎士坐上救護車,車子朝忠孝東路五段方向駛去,應該是忠孝醫院,一個我曾經車禍受傷緊急送護的醫院…。

 

雨,淅瀝淅瀝的下著,我結束了這天大清早的奇幻之旅,回到辦公室,坐定位,我全身已濕漉漉,但這已不重要。我想,若非幾個月前親身經歷的單車事件,讓我體會等待被助的渴望與助人的重要,我應該會像每日行經忠孝東路來來往往的人群一樣,對這些事件,視若無睹,冷漠、毫不在乎,只當是一個平常不過的交通事故!

 

當了母親,我學會了愛與關懷,尤其在育嬰留職停薪期間,對人事物有不同的見解與看法,更體認助人的必要,與渴望被助的急迫,體會同理心、將心比心的重要,尤其在人最需要、最無助的時刻!我心懷感恩!也要求自己行事更應小心謹慎,保護自己,愛護家人,及更多的人,讓世界充滿愛與關懷。

 

撰文:Y/編輯:林于涵

 

疾行而下的大雨,遮擋了城市的天空,視線薄弱而不明,車潮並未因此減少,繁忙的都市,車潮依舊川流不息,行人仍舊匆匆,趕赴上班的族群,秉持一貫的態度與作息。一如往常步行於大雨宣洩的人行道上,縱使在我育嬰留職停薪2年多後再復職….。我想,唯一的改變,是心念。

 

雨,磅礡地打在忠孝東路的柏油路上,不論雨天或晴天,公車、轎車、摩托車駕駛並未因此打消減速慢行的念頭,反之更是快馬加鞭,毫不遲疑。就在這千萬分一的瞬間,等待斑馬線這頭綠燈亮起準備通行的我,聽見一聲巨響──是摩托車間的撞擊聲。雨中穿著熱褲、拖鞋的女騎士,被未及停車的後車一個疾行,猛的撞了一擊,當場側身近地,女騎士隨即不支倒地,空氣中萬分之一秒的凝結

 

沒一會兒,女騎士緩緩扶地起身,因肇事的後車騎士,看了女騎士似乎安然無恙,旋即發動引擎,呼嘯而去,只見尾隨其後的摩托車,慢慢停下車身,在女騎士身旁一邊輕語,一邊指著撞擊飛奔而去拋在柏油路上的一只手錶,女騎士轉頭望了望此人所指之處,似乎在確定飛拋出去的是否是自己的東西。不到半晌,女騎士舉步想走過去撿拾,但似乎出現難度,舉手投足似有萬倍地心引力束縛,無法掙脫,奮力好一會兒,女騎士終於提起腳,但腳底下的夾腳拖,卻怎麼也不願不配合,女騎士舉步維艱,低頭看看腳下的拖鞋,啊!鞋底與鞋面竟已分家,女騎士戮力再戮力,終於踏出雨中的第一步,看著她緩緩地走向手錶拋落處,撇開身上罩著的黃色雨衣,徐徐蹲下身體,伸手拾起白色鑲邊,卻也濕漉漉一身的金錶,再拖著蹣跚的步履,走回摩托車邊,走回這雨落的時刻,她唯一僅有的依靠…。

 

這一幕幕,都在遠方的我的驚嚇中,在我以為結束的當下中,靜靜的結束。我走過案發現場,走過女騎士身旁,我想這一切應該落幕了吧!我用既往步調,朝辦公室方向前進,趕著刷著早上8點40分的卡,確認我準時抵達目的地的。

 

 

我想到,數月前的一個盛夏的午後,我,一個正享受著人生難得的育嬰留停的我,騎著單車載著1歲的幼子,準備送7歲的哥哥到美語班學習美語,回程路轉熟悉的巷弄,一個不小心與一輛可能漫不經心的摩托車迎面撞擊。我腦中空白,只想使盡力氣撐住單車,單車在我的洪荒之力之下,努力維持直立5~8秒鐘的光景,結果,我還是不敵地心引力的威力,狠狠地從單車上摔了下來,重重地坐在彷如燃燒的柏油路上,腳上的鞋子也在撞擊當下飛離我身,我感覺到腳底板踩在炙熱柏油路上的難耐,幸運的是,還好我的手堅守崗衛地把單車給撐住了,雖有點傾斜,像比薩斜塔一樣有點角度,但慶幸的,保住前座的孩子不致跌落,而單車龍頭因撞擊而旋轉位移動彈不得,孩子因此被旋轉的龍頭卡住嚇得哇哇大哭,我急著想把歪斜的單車龍頭扶正,以免孩子被龍頭擠壓而受傷,但我無能為力,不管我怎麼用力轉。

 

此時,一位在路旁掃地目擊的阿伯,義憤填膺的挺身相助,協助我向肇事者索取連絡資料、要求肇事者負責把單車修理完畢;肇事者亦未逃離現場,協助我扶起倒下的單車,並協助我將單車龍頭調整歸位,好讓寶貝減輕恐懼,甚至不斷詢問我的寶貝是否安好,亦幫我拾回鞋子,讓我擺脫有如站立熱鍋上的疼楚!當下我心有餘悸,但存感謝!!

 

這不過是幾個月前的場景。但卻在此時浮現腦海…。

 

 

 

瞬間,想要關心女騎士的念頭,油然而生…。心中惦記著騎士是否安然無恙?是否安好?於是,不顧雨勢,我走出辦公大樓,往女騎士方向遙望而去,遠遠看見女騎士似乎還在原位,於是我快步朝女騎士所在現場走去,我看到留著一頭長髮、皮膚白皙稚嫩、穿著年輕的女子,額頭上血液汨汨地流著,流過眼鏡底下皙白的肌膚,滴落身上黃色濕落落的雨衣,我看到年輕女騎士無助地站立人行道上,試圖撥打行動電話,但似乎無人回應,我迅即走向女騎士身旁告訴她,我來撥打119,請求救護車協助載至醫院就醫,女子等候我的去電,但從沒想過119也有電話不通的情形,撥打數次未果,我想到上班路途會經過的消防局信義分局就在不遠的十字路口,消防局配有救護車,隨時等候救援,於是我跟女騎士說:「我現在馬上衝去消防局求救,請求他們派救護車送妳去醫院。」說完,我飛也似地往消防局方向飛奔而去,無論雨勢如何犀利地打落,我拼了命的往前跑,不敢也不想停歇,直到抵達消防局門口。

 

我衝進大門,上氣不接下氣地對櫃台人員說,前方不遠處有事故發生,有人血流如注,我已撥打119求救未果,請求消防局派救護車協助護送至醫療院所云云,消防局櫃台人員問我:「事故發生地點詳細位址在哪?傷亡人數?傷亡人年齡?」,我心急如焚,他卻「有條不紊」,我氣急敗壞,他卻似乎無動於衷,表情一樣,也許消防人員須問清楚來龍去脈,方能派員協助吧!我內心這樣安慰自己….,我見勢危急,拼命奔馳而來,喘息未歇,面對消防局人員的回復,我想耐住性子,但情緒還是很起伏,我再次跟櫃臺人員說,「貴單位建築物旁即有消防車及救護車,可否請直接調撥救援,快…一…點…,」,沒想到,櫃台人員回應我:「你說你剛剛有打電話給119,只是沒有撥通,那你現在可以再撥打1次試試看。」。我當場愣住不在話下,情緒的波動,無法言語。無可奈何,我還是乖乖地拿起手機再次撥打119,然撥打的同時,我看見消防局櫃台人員已拿起電話聯絡,我想他應該是申請救援吧!因為我看到隔壁建物的救護車已準備出發,我隨即回應119電話那頭的接線人員,「謝謝您,已有救護車出面處理了…」。看來我真的誤會消防局櫃台人員了!

 

 

我快速奔回事故現場,救護車已先行到達,救護人員打開後車廂,推下輪椅,請女騎士坐程,警察亦已到達現場詢問當時狀況,確認當事人身分及協助聯絡家人同事,看著跛行的女騎士,我詢問她是否尚有其他鞋以資替換,幸運的,摩托車廂內有備用球鞋得以更換,看著女騎士坐上救護車,車子朝忠孝東路五段方向駛去,應該是忠孝醫院,一個我曾經車禍受傷緊急送護的醫院…。

 

雨,淅瀝淅瀝的下著,我結束了這天大清早的奇幻之旅,回到辦公室,坐定位,我全身已濕漉漉,但這已不重要。我想,若非幾個月前親身經歷的單車事件,讓我體會等待被助的渴望與助人的重要,我應該會像每日行經忠孝東路來來往往的人群一樣,對這些事件,視若無睹,冷漠、毫不在乎,只當是一個平常不過的交通事故!

 

當了母親,我學會了愛與關懷,尤其在育嬰留職停薪期間,對人事物有不同的見解與看法,更體認助人的必要,與渴望被助的急迫,體會同理心、將心比心的重要,尤其在人最需要、最無助的時刻!我心懷感恩!也要求自己行事更應小心謹慎,保護自己,愛護家人,及更多的人,讓世界充滿愛與關懷。

 

相關報導

議題
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家庭照顧者 「面對龐大的照顧壓力,你該何去何從?」

  撰文:戴秉儒/編輯:林于涵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理... 更多
  撰文:戴秉儒/編輯:林于涵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理念:為奮鬥的家庭照顧者)   近幾年各國面臨高齡化社會所帶來的衝擊,長... 更多

法律
《財團法人法》修法及爭議懶人包

撰文: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立法院於6月27日審查《財團... 更多
撰文: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立法院於6月27日審查《財團法人法》草案,下午三讀通過,將財團法人從《民法》中抽出,單獨立法規範。 草案要點... 更多

行銷
三張圖帶你看什麼是集客式行銷(Inbound marketing)

撰寫: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資料來源:https://med... 更多
撰寫: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資料來源:https://medium.com/@9clouds/inbound-marketing-vs-ou... 更多

助人
五個好習慣讓你充滿正能量

  原文:5 WAYS TO HELP A STRANGER... 更多
  原文:5 WAYS TO HELP A STRANGER   你最後一次對陌生人伸出援手是什麼時候?每當踏出家門,所遇到的陌生人何其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