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提供/黃文欣 文/朱珆萱 

小晨體格高大,留著一頭烏黑長髮,說話音量小小聲很輕柔,談論起自己在意的事會感性地落淚,散發著溫柔的氣質,是一位相當有禮貌的男孩。但個性內向、說話語調溫柔,卻深深影響了求學時期的社交關係,人際關係的問題使他情緒低落、內心憂鬱,對人生感到無望,而開始轉介心理諮商前往身心科就醫。小晨對自己相當沒有自信,像含羞草一般害羞卻也退縮,久而久之他都一人在旁邊獨處少與人有互動。 

《孤島》中央有著一顆鑽石,耀眼卻也孤單,四周圍繞著七彩的雲朵,看似充滿希望卻被大海隔著距離,小晨用畫作描繪出內心的烏托邦,談起這幅畫時,他說他不解為什麼每個人都必須活的一樣,在既定的形式裡,男孩要剪短髮並勇敢、女孩要留長髮且柔弱,他跳脫這樣的框架,留著一頭黑髮,自在地做自己。「我想活的自在、我想飛翔、我想溫柔地說話、我想善良的活著,但這些『我想』,卻成為與大家的距離,這幅畫是一座孤島,孤島上的鑽石因為過於閃亮而讓人難以親近,生活中我找不到希望,所以飄渺的活著。」 

《孤島》中的鑽石,耀眼卻也孤單。

藝術治療師黃文欣表示,小晨第一次接觸藝術活動時是「明確拒絕的」,表達自己不會畫畫、覺得自己畫不好,當時,老師給予鼓勵並請小晨先當觀察者,看看其他人的作品,若是覺得想參加可以隨時跟老師說;藝術團體活動重視參與者的自發性,倘若遇到非自願參與活動的學員,除了先讓學員當觀察者外,也會進一步了解是否有什麼特殊原因而影響其參與的動力,再慢慢透過多次的藝術活動而釋放內心。美德醫院除了藝術治療課程,也舉辦院內、院外學員藝術展與創意藝術市集,並帶學員參與院外藝術創作比賽,藉由多重活動讓他們重拾自信。 

小晨對於自己的長髮相當在意,不願意將頭髮長度改變,這部分美德醫院以尊重的態度,期望學員之間能互相了解,除了減少其人際互動衝突,同時也讓學員看見更多樣貌的美與好。 

每個世代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套標準價值,經年累月便成了一種尺規或模板,彷彿脫離了標準就不能被稱作「好」,成長過程中因此當看見不同於世俗標準的行為與舉動時,會被認為是「不對」而批評指責,這些言語成了霸凌的利刃。 

人生中並非所有事都必須符合期待,無論是任何的形式,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獨立的個體,也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無須刻意勉強去迎合。璞玉或原石,經過切割與打磨的雕琢方能呈現非凡的美麗,接納生命中的逆境,用自信的眼光看待自己,成為為自己發光璀璨的鑽石。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