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靜芬 編輯/朱珆萱

出口:夢想肢戰,要圓更多人的夢

在潘瑋杰拍攝的影像中,有一個只能坐在投手丘上,但卻可以屢屢三振打擊者的投手──阿傑,他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阿傑的雙腳完全站不起來,從小就只能坐在地上,他也是隨父親去看棒球賽,覺得投手在場上的發揮實在太帥了,所以回家後就開始坐在地上,對著牆壁不斷練習投球;雖然阿傑的同學都說,殘障的人不可能去打棒球,但阿傑就是有一股不服輸的韌性,直到他參加業餘的社會乙組棒球賽,在場上三振了四肢健好的一般人,大家才相信,不靠雙腳站立,一樣可以當個好投手。

戰神阿傑,坐在投手丘上,帥氣投出人生的每顆好球。

阿傑是潘瑋杰的摯友,在2014年出國比賽前,阿傑每個禮拜從高雄搭高鐵從北上練球,晚上就留宿在潘瑋杰家,兩人無話不談,情誼深厚。遺憾的是,阿傑在這次比賽結束的三年後,不幸因病過世。2018年世界身障棒球大賽開打前夕,潘瑋杰特別在出國前到阿傑的靈前「說說話」,他將會帶著阿傑的球衣、球帽與未完成的夢想出征!「那次比賽,我們得了第三名,我代表球隊上台領獎時,也同時帶著阿傑的衣帽,我要讓他知道,他永遠與我們同在。」兩年前的事,潘瑋杰談起來似在昨日。

潘瑋杰(戴帽者)與戰神隊友們在2018世界大賽前至阿傑的靈前說說話,將帶著阿傑的精神勇往直前。

這幾年,潘瑋杰帶著《出口:夢想肢戰》的紀錄片四處演講,一方面籌措各項活動所需的龐大經費,同時也希望藉此鼓舞更多人。曾有一次在大學演講,他看見台下一個坐著輪椅的女生在哭泣,他原以為僅僅是被影片內容所感動,沒想到演講結束,那位女生主動趨前道謝,並表示她原本已對未來不抱任何希望,正準備找個時機自殺,但看了這部影片,女孩堅毅地說:「我可以好好面對自己的人生,不再有輕生的念頭了。」

另一次在台東偏鄉的一場演講,結束後一個國中生以網路社群訊息私訊潘瑋杰:「我從來沒想過人可以有自己的夢想,現在,我知道要為夢想努力、前進了。」原來這位學生不愛念書,行為也有些偏差,讓老師頗為擔心,但自從觀看紀錄片、聽了演講之後,整個人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令老師開心不已。

還有一場在特教學校的演講,讓潘瑋杰決定開啟另一個「戰場」,辦理台灣首創的「天使盃」智能障礙棒球體驗賽。那場演講的聽眾是智能障礙的特教學生,他發現學生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所以臨時決定帶學生們現場體驗打棒球,沒想到孩子們個個眉開眼笑,玩得欲罷不能,正當潘瑋杰為此感到開心時,這時他聽到有老師感嘆地說,這麼難得的經驗,大概也只有這一次了,以後應該都沒有機會了。潘瑋杰在心裡大叫:「怎麼可以這樣?我一定要讓這些可愛的天使未來都可以常常打棒球。」於是,從2019年開始,潘瑋杰與高雄市仁武、高雄、楠梓及成功這四所特教學校合作,為國中以下學校的智能障礙學生辦理「天使盃」棒球體驗賽。

在特教學校演講,潘瑋杰即興教孩子們投、接球,這是一場快樂的棒球初體驗。

除了天使盃,潘瑋杰還舉辦了許多台灣首創、專為身心障礙者設計的運動賽事,包括「輪椅棒球大賽」、特殊團體(含女子、聽障、肢體、年長者)組合的「出口盃」以及與其他公益團體合辦的「LLB挑戰者盃身障兒童公益挑戰賽」等等。在潘瑋杰的努力下,有越來越多人找到人生更好的「出口」,同時也為身心障礙者的活動,重新定義:「大家都有平等的運動權利,誰說身心有殘缺的人只能待在家裡?只要願意走出來,有哪一項運動他們不能參與?我要讓他們都有上場打棒球的機會。」

將助人擺第一,重新定義活著的價值

除了各項棒球賽事之外,未來還有哪些想做的事?這個問題讓潘瑋杰更開心了,先「哈、哈、哈」笑了起來,然後不假思索的說:「我想做的事情好多喔!我要把紀錄片《出口:夢想肢戰》拍成院線片,我還想寫書,也想籌辦『亞洲盃』的身障棒球大賽;還有,我們要開闢一處專屬於身心障礙朋友的無障礙棒球場;我還計畫把身障棒球發展像『中華職棒』一樣,讓更多人關心身障者,並且願意購票進場觀賽,讓身障球員也可以有表現的機會。」

第一屆天使盃身障棒球體驗賽正式開打,小選手們專注聆聽裁判的叮嚀。

從潘瑋杰一路走來、鍥而不捨的努力,這些夢想應該都會陸續實現,但龐大的經費是一項大問題,剛開始拍紀錄片時,曾向「國家藝術基金會」申請了40萬元補助,他天真的以為這樣就足夠了,沒想到開拍之後就發現資金嚴重不足,如果要拍成院線片,片長必須從原有的57分鐘增為75分鐘,現在正苦等經費,才能繼續拍攝。潘瑋杰不諱言,要完成這些大事尚須仰賴各界贊助,所以他努力演講、募款,而過程中,也讓他看盡人情冷暖;某次在台上演講,一位先生突然大聲說:「好啦!不要再講了,你們這些人的話我聽多了,要多少錢直接說,我給你就是了。」他不懂,為什麼那個人要如此高姿態?為什麼只用憐憫的態度對待有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用平等的心看待?訪談中一直出現爽朗笑聲的潘瑋杰,臉上顯現些許無奈。不過才幾秒鐘,他的開朗神情又出現了:「我們最近有件大事即將完成,那就是台灣第一座專為身障朋友設計規劃的棒球場,已經發包出去了,地點在新北市樹林區。這要特別感謝新北市洪佳君議員的大力幫忙,以及新北市政府高灘地工程管理處的支持,未來身障朋友可以推著輪椅進場打球、看球賽了。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父母帶小朋友來看身障者打棒球,這樣就能從小教孩子平等對待他人,應該會減少許多霸凌事件吧。」

為身心障礙朋友們做了這麼多事,有沒有為自己的未來規劃些什麼?「沒有,沒有想過自己要什麼。」潘瑋杰毫不猶豫地回答。「其實,在前年我的身體出了問題。可能是因為我長期以來每天忙到只睡2、3個小時,一方面要張羅拍攝、剪輯紀錄片、巡迴演講籌措經費,還要到爸爸的公司上班,賺取薪水維持基本生活,所以壓力大到出現嚴重眩暈,幾次就診後,確定罹患了『恐慌症』,現在,我已經學會與我的疾病和平共處,控制得不錯;我也藉此呼籲大家,不要用異樣眼光看待各類疾病的患者,生病不是過錯,只要就醫就會慢慢好起來。」潘瑋杰坦承,生病那段期間也曾懷疑人生,懷疑所做的事是對還是錯,困惑自己為什麼不能像一般人那樣自在的生活著,想著想著,心中有了更堅定的答案:「我覺得老天爺總是會讓人先墜入地獄,再重新找到我們的價值。我認為活著的最大價值,不是賺多少錢或留多少錢給子女,而是在世上做了多少幫助人的事,這助人的精神是否一直留在人世間。」潘瑋杰重新為自己定義活著的價值。這價值,是至高無上、一步一腳印的無私與大愛。

潘瑋杰的笑聲很爽朗又很有感染力,他開懷地表示朋友們也都這麼說,「在打棒球之前,你就有這樣的笑聲嗎?」潘瑋杰愣住了,認真的想了想:「咦!這點我從來沒有注意到,過去我的笑容好像就是嘴角動一動而已,好像……沒有像現在這麼開心的笑。」

打棒球,揮去了潘瑋杰左手萎縮的陰影;球,飛越了全壘打牆,找到一個最有價值的出口。

上集:夢想肢戰!為桎梏的心找出口(上)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