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靜芬 編輯/朱珆萱

住在南投山上的「小芸」,因為加入球隊,隻身到台北念國中。常在睡前從枕頭下拿出文逸哥哥為他們免費拍攝的國小畢業紀念冊,看了又看,笑了又笑,那是他想念家人、家鄉與同學的唯一慰藉。

讓手中的相機做更有意義的事

對大多數的學童而言,國小畢業時,拿到一本可以回顧母校、師恩與友情的畢業紀念冊,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但對偏鄉的孩子來說,卻是一份求之不可得的奢望。因為偏鄉太遠,預算太少,幾乎沒有相關業者願意到那兒承攬畢業紀念冊的工作。

學生背上的「山豬」,曾陪著孩子們參與各項展演,山豬是假的,孩子付出感情是真的,拍畢業照可不能少了它。

在大學主修設計,對攝影有濃厚興趣與專業的楊文逸,從2015年起,獨自揹著相機,到偏鄉為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免費拍攝畢業紀念冊的照片;到今年,他已為40所偏鄉學校的畢業生圓夢,而主動請纓共襄盛舉的攝影同好,現在也多達到60餘人。

畢業生在泰雅族聖地「分散石」前留下影像,未來將猶如先人們的事蹟,努力尋找自己的一片天。

回想當初的起心動念,楊文逸表示:「大學畢業後,我在婚紗店擔任攝影助理,兩年後升上駐店攝影師,到了2013年我與朋友租下一個攝影棚,成立了專屬的工作室。事業頗為順利,但每每看到電視報導黑心商品及環境遭到破壞等負面新聞時,我總覺得該以自己的專長做點有意義的事,讓社會能變得更好。」

於是楊文逸開始利用現有的場地,為不曾拍過結婚照的老人家免費補拍婚紗照,希望能彌補老人家心中的遺憾;初始,老人家的靦腆笑容與兩人之間的默契互動,會讓他覺得很溫馨,但拍得越多,「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心情就越顯沉重。在一次偶然機會裡,朋友提到有些偏鄉的孩子是沒有畢業紀念冊的,想買也買不到。此時,他心裡泛起了一張張燦爛笑顏的臉龐,他相信,不僅僅是拿到畢業紀念冊的孩子會歡喜,旁人看到那些照片,應該也會倍感療癒的。他毅然決定要將義拍的鏡頭轉向偏鄉孩子。

畢業生在部落的地標大樹下合影,謹記老師的殷殷叮囑:這裡是我們的根。

天真的楊文逸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公告:願意免費為偏鄉孩子拍攝畢業紀念冊,只要留下聯絡資訊即可。沒想到,他的美意被些許人視為詐騙,想為孩子們做點事,卻不得其門而入。幸而不久,這則訊息輾轉讓原住民合唱團體「北原山貓」的吳廷宏先生知道了,他引薦了自己的母校「苗栗泰興國小」。偏鄉孩子的畢業紀念冊至此有了著落,並漸漸擴展到全省的偏鄉角落。

楊文逸的運鏡創意無限,即使站在校園的跑道上,也能拍出灑葉成雪的美境。

一本畢業紀念冊,善化一顆心

捕捉美好畫面對專業的攝影師來說,一點都不難;但楊文逸與其夥伴們對「偏鄉環境」毫無概念,對於會遇到哪些狀況,毫無心理準備。「來!頭抬高、笑一笑、看鏡頭……」這些看似簡單的指令,不是每個小朋友都能做得到。拍攝過程中,他們發現有不少「酒精症候群」的孩子們,因為母親懷胎時仍有喝酒的習慣,因此出生後在外觀上有些異常,身材矮小、頭部也會有點畸形,甚至會影響智力、視力與聽覺,在拍攝時往往不是那麼地順利,說到這,楊文逸有些感慨。

「記得有一次,我要拍攝一個患有自閉症的小女孩,她從頭到尾都不看鏡頭,我就慢慢地與她玩耍,她想跑,我就揹著相機追著她跑,拍攝她飛奔歡笑的畫面,我覺得那幾張照片拍得很漂亮,連站在一旁觀看的部落媽媽都讚嘆: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攝影師。」楊文逸開心的分享這則小故事。

楊文逸及他的拍攝團隊,每到一處偏鄉都與當地的小學生結為好友,他們互留社交媒體,傳達自己的近況與心情。起初,他以為這群孩子只是對他們感到好奇,抱著好玩的心態留下聯絡訊息,沒想到孩子們是真心交朋友,他的臉書上現在已有七、八百位偏鄉「好友」,每晚在睡前他一定會上網觀看孩子們的動態,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尋尋覓覓,在產業道路旁尋到一處幽徑,我們就是山中的美麗精靈。

有時,楊文逸會看到孩子們偷抽菸、偷喝酒的打卡畫面,他會立即留言關心,並好言勸止這些不好的行為。前年,他被一則動態訊息嚇到,有一個小女孩上傳了自殘的照片,他想打電話去關心,但又覺得自己一個大男生可能有些話題不方便多問,所以趕緊找了一位女夥伴了解狀況,原來這位小女孩被性侵,起了輕生的念頭,楊文逸四處求助,希望有專業輔導人員能教他如何幫助這個小女孩。為了讓小女孩感受到溫暖與支持,楊文逸還編了個「順路經過」的理由,租車前往小女孩的居住地,送上一個小蛋糕,閒話家常後當日北返,希望每一個小舉動都能漸漸撫慰孩子的心。他的苦心也沒有白費,小女孩開始接受心理諮商與治療,並在走出陰霾後,主動告訴關心她的這群大哥哥、大姊姊,願意將自己的遭遇當作教材,告訴曾與她有相同景況的人,千萬不要傷害、放棄自己,遇到問題要勇敢面對、用正確的方法再站起來。

另外,楊文逸也接到一封感謝函,字跡歪七扭八,但心意卻感人至深。「小虹」在信裡寫道,在國中畢業前,從未拿過畢業紀念冊,因此非常感謝大哥哥大姊姊們讓她擁有第一本畢業紀念冊,未來將到部落以外的地區求學,有了這一本畢業紀念冊的陪伴,她決定日後學有所成,要回到家鄉幫助更多的人,並願意與攝影團隊一起上山下海,服務更多偏鄉的小弟弟、小妹妹。

屏東牡丹鄉高士國小正準備畢業大合照,本校畢業生3人,分校5人。

「在偏鄉拍攝畢業紀念冊遇到許多事,有些問題已超出我的能力範圍,因此我開始向外求助,除了經費之外,更需要心理師或社工師的加入,這些雖然不是我當初能預想到的,但我覺得必須為這些孩子做更多的事。」楊文逸以堅定的語氣表達心意。

楊文逸總會在拍照前,細心的為孩子整理衣著_這是永恆的回憶喔!

寧可捨棄事業,也要為偏鄉學童留住美好回憶

婚紗事業與義拍畢業紀念冊,兩者要如何兼顧?楊文逸輕鬆地說:「剛開始,我只是想利用婚紗業的淡季與閒暇時間到偏鄉服務,但當我看到更多渴望的童稚臉龐,付出的時間也倍數增加後,我做了個決定,順著自己的心意去做。與其在婚紗領域惡性競爭,不如去做療癒人心的事。」於是,楊文逸退掉了承租的攝影棚,以接案的方式賺取生活所需,大部分的時間都深入偏鄉為孩子留下美好的回憶。

「很感謝近幾年曾資助過我的朋友與單位,像是:中華汽車、新光人壽、國泰人壽、台北永康扶輪社、美商悠樂芳基金會等等。」資助的金額30至50萬不等,但因為都不是長期贊助,而且2020年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能運用的經費更為拮据了。即使如此,楊文逸的臉上也不曾顯現一絲愁容,他樂觀地說:「一日三餐只要有得吃就好,之前我還有些存款可以應急。」楊文逸在事業與公益之間做了選擇,做了一個經濟不富裕,但心情卻能快樂自在的選擇。

花蓮阿美族的小女孩要畢業了,家鄉的山谷、稻田是最美麗的背景。

期待引導偏鄉孩子用美的眼光看世界

「可能會有許多人像我一樣,以為住在偏鄉的都是原住民部落的孩子,其實不是的,那兒還有很多閩南、客家以及新住民的孩子,他們都亟待我們給予協助。」楊文逸走過的偏鄉越多,發現的問題也越複雜,就連學校環境,在楊文逸的眼中也都存在著些許「不友善」。楊文逸進一步說明:「偏鄉學校的老師流動性很大,有的是把偏遠學校當作考上教職的跳板,有的則是不具教育熱忱,能混就混,學生能否遇到好老師,就要憑運氣了。之前提到的那位自閉症小女孩,運氣就很好,她在班上不但沒有受到輕視、霸凌,反而得到所有同學的幫助,這都是她的老師教得好!」

楊文逸把焦點全放在孩子們的身上,自己面對鏡頭也總是童心未泯。

正因為偏鄉環境的條件不佳,所以在楊文逸心中有三個心願,第一個,是最純粹也最卑微的,就是期待偏鄉的孩子都能平安快樂的長大。第二是能有足夠的經費讓他與團隊的好友們,繼續為偏鄉孩子拍攝值得一輩子收藏、甚至改變人生觀的畢業紀念冊,讓每一張天真的笑臉都清晰的記錄在回憶裡。

屏東楓港國小的畢業生,在藍天白雲下,走過堤防、洋蔥田以及在校的美好六年。

第三個願望有點難,團隊正在努力中,並需要偏鄉學校的校長慨允協助。「我發現偏鄉的孩子有些並不喜歡念書,放了學家中無人可照顧,留在學校自習又覺得痛苦,所以我想要建立一個遠距教學的平台,讓孩子們可以在放學後,利用學校的電腦設備,在遠距教學的課程裡學習才藝,例如我們比較擅長的美術、攝影等等,我自己學設計,我很清楚藝術能給予孩子許多正面能量,用不同的視角,甚至更美的眼光去看世界。」楊文逸的三個願望,何嘗不是偏鄉學童的夢想呢?

為了實踐願望,療癒更多人的心,他聽從朋友的建議,成立了「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並建置專屬網站,網站上有這麼一段話:「孩子的童年就像流星劃過天際轉瞬即逝,讓我們一起抓住那些美好的片刻,守住這一張張天使般的笑顏以及孩子們眼裡的那道光。」楊文逸今年37歲,仍保有一顆赤子之心,拍照時喜歡擠眉弄眼逗樂大家,這六年來心心念念的就是走進每一處偏鄉,透過相機,抓住稍縱即逝的天使笑顏,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將童年在學的美好回憶留於心中。

像楊文逸這樣的人,或許很傻,但能給予孩子與社會得到快樂及溫馨,並讓自己的人生有更多的——自在。

楊文逸(中,趴臥者)與義拍夥伴們疲累的在花蓮金剛大道上小憩,再起身,又是熱血澎湃的無敵鐵金剛!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