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黃茹暄 編輯/朱珆萱

打開市售眼影盤,每格色塊閃爍著耀眼珠光,在市售彩妝中更顯出眾。這些美麗的光澤,來自印度賈崁得邦和比爾得邦出產的雲母,然而,很可能也是由諸多印度童工的血汗所換來的。兩座城邦裡,許多貧窮家庭每日冒著危險,從礦坑運出一籃籃的雲母礦石,以討生活。這些雲母經過加工,最終成為增添眼影、唇膏等化妝品閃亮的添加物,與礦工剝削的黑暗面形成了強烈對比。

閃耀光彩的化妝品,很有可能是印度血汗礦工所換來的。

被礦石釘住的命運

由於當地集中發展雲母產業,多數家庭別無選擇,僅能依賴挖礦維持生計。但因採購、加工端的層層剝削,礦工能領的工資被壓到極低。以成年人來說,一天蒐集約50公斤的礦石,最多僅能賺到500盧比,相當台幣約222元。童工的薪資情況更慘,日薪只有約台幣20元。但為了貼補家用,兩萬兩千名孩童被迫放棄教育,與他們的父母投身狹窄的礦坑,其中年紀最小的甚至只有五歲。

除了被壓榨工資,勞工們還需面對危險的工作環境。印度當地的兒童基金會估計,每個月有10至20名工人死於礦場,不過因地方政府習於掩蓋礦場意外的實際情形,明確的數字難以計算。對於高頻率的職場事故,許多礦場業者僅明訂工人殉職後將給付家屬的補償金定額,職場安全措施的改善則一概不論。在脆弱且衛生條件不佳的工作場域裡,童工與成年勞工持續承受著經濟壓力,無可脫身。

礦場危機裡的轉機

彩妝公司若想避免自家貨源染上「童工剝削」問題,也實屬不易。出產自印度的雲母,粗估有七成來自非法礦場。許多非法礦產業者掛著偽造的合法證照出售礦石,彩妝品牌再標榜公開透明且合法的原料來源。表面上看似維護了採礦市場的公平公正,實則無法確保源頭並無童工經手,更遑論上游礦工的工資是否合理。

        好消息是,目前有些公益單位正有所行動,幫助雲母產地的居民擁抱更好的生活。由多個彩妝集團組成的「責任雲母倡議」在今年三月的報告中表示,他們協助兒童就學,並輔助民眾拓展其謀生方式的計畫有了不錯的進展。兒童基金會也正積極推動「兒童友善村」,讓教育走入偏鄉地區,促進村民對自身權利議題的探討,並向政府要求更完善的礦業規範。至於消費端能如何幫助現況改善,基金會提醒,顧客應更主動搜尋資訊,辨明商品原料是否涉及童工問題,並支持對當地社區帶來正向影響的品牌。

至今,印度仍有諸多非法雲母礦場持續運作。除了政府、企業和民間組織,民眾亦可透過追查產品來源,抵制非法礦產業。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