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麗華(本會理事、失智症家屬)

我的父親今年85歲,他是在70歲左右出現失智的症狀

        我的父親今年85歲,他是在70歲左右出現失智的症狀,剛開始的時候父親會一再重複地買他最喜愛的鬧鐘,後來記性變得越來越差,一直重複問著相同的問題,對於以前的事情都記得很清楚,可是剛剛才發生的事情反而會記不住,出門也會忘記回家的路,連洗臉、洗澡這種最基本每天要做的事情都會忘記。我的父親以前還會看報紙、下象棋,現在變得什麼都不想動,不僅如此,個性也變了,本來是個脾氣温和的好父親,現在變得脾氣暴躁,整天黏著母親問長問短。自從父親50歲車禍受傷被迫退休以後直到罹患輕度失智,這些年都是由母親承受著照護的壓力與負擔在家細心地照顧著。

照顧失智者是一段艱辛又漫長的過程

        前幾年在因緣際會下加入桃園市失智症關懷協會,才認識了解失智症,也更能體會到失智症照顧者的身心疲憊與心理上的折磨。照顧失智者是一段艱辛又漫長的過程,像我的母親一生的黃金歲月就是在照顧父親,每天都要面對父親不同的問題與情緒。父親的失智雖然為我們這些子女帶來了些感傷,但是身為子女的我們能做的也僅止於帶父親到醫院就診,卻無法時時刻刻陪伴著父親,身為照顧者的母親才是最辛苦的。

父親雖然失智了,但他仍是我印象中最可愛、多才多藝的父親

       每每帶父親到長庚醫院看診時,車上播放著父親最喜歡聽的日語演歌,看著他高興的樣子,坐在他身旁的我,著實感到心疼。我是父親的第一個孩子,從小他走到哪裡就把我帶到哪裡,我從小跟著父親四處遊玩,現在父親慢慢地變老了,換我開車帶著他和母親到處遊玩。父親是個注重外表的人,印象中小時候總會看到父親對著鏡子梳頭髮,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 ,戴著他最喜歡的「打鳥帽」,現在父親有時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對著鏡子說;「好醜哦!」,這時我和妹妹就會逗著他,拿著梳子和他最喜愛的帽子給他,他老人家就笑了,現在連外籍看護也學會了這一招。父親現在雖然失智了,但是他仍然是我印象中最可愛、最喜歡唱歌(尤其是日語歌曲)、多才多藝的父親。

從小我們被父母呵護長大,現在換我們呵護他們

很幸運父親這十幾年來一直都維持在輕度的失智狀況,這都是歸因於母親多年來辛苦的細心照顧與家人的耐心陪伴與互動,延緩了病情惡化。現在只要我們三姐弟誰有空就回家陪伴父親,帶著他老人家坐上車到外面晃一圈,買杯小7的咖啡,偶而小曾孫女還會回家跟父親玩球嬉戲,這就足以讓他樂上一整天了。前年母親因為跌倒受傷也坐了輪椅,現在照顧的責任就由外籍看護代勞,貼心的Tina 有豐富的照顧經驗與愛心,幫我們分攤了照顧父母的重擔,也讓我們輕鬆了不少,雖然偶而還是會擔心,但是我常提醒自己,要及時把握與父母相處的時間,盡力陪伴照顧父母,從小我們被父母呵護長大,現在換我們呵護他們,只要把握與父母相處的美好時光,不管將來變得如何,都已經無憾。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