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灑落仁友愛心家園的中庭,這裡是近70位憨兒的家,伴隨著風聲鳥鳴,不時還會聽見一段自言自語式的呢喃此起彼落迴盪在耳邊,聲音的主人來自一位頂著嬌小身軀卻有無限精力的女孩,從早到晚不間斷地發出飽滿的叫聲是她每日的例行公事。這樣的情景日復一日在仁友上演,對於教保老師而言,一方面即使每天聽來並不順耳,另一方面更多的卻是心疼,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必須當她最後的依靠。

房間即世界 走不出家門的憨兒寶貝

她是小文,一位中度智能障礙者,父親早逝,原本由母親獨力照料,出於愧歉的心,母親只知道盡力滿足孩子的所有需求,像不少家長一樣,小文媽媽深怕外面的社會對有智能障礙的孩子不夠友善,所以始終不忍心讓小文外出。因此已過而立之年的小文,認知能力與行為表現就像個長不大的三歲小孩,對於小文來說,房間等於她的全世界。

直到去年母親不幸罹癌永別人世,剩下的手足也大都已各自成家,少數願意照顧小文的姐姐也不得以面臨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窘境,於是決定幫小文尋找合適之照護機構。無奈因為複雜的個案狀況處處碰壁,求助了近40間機構卻沒有一間願意接手,甚至在好不容易有一家機構示出善意後,又在入住當天再次被委婉拒絕。

每個月各班都會舉辦不同的主題活動,小文也樂在其中,綻放出甜美笑容並留下美好回憶。

即使步伐緩慢 也要牽著手一步步往前走

帶著不放棄的精神繼續堅持,小文最終來到了仁友愛心家園。但這只是個開始,由於生長環境造成的焦慮依附,加上長期待在家而未接受社會化,小文的許多行為都極需仰賴教保老師的耐心與專業服務,像是持續大叫、撕扯衣服、亂丟東西…隨著時間的遞進,小文在仁友一點一滴的改變,從最初每天晚上都需要別人抱著才睡得著,到現在只要有人在旁陪伴即可入睡。

即使有些改變可能細微到不一定能用眼睛觀察到,就好比不是每個故事都會有轟轟烈烈到足以賺人熱淚的戲劇情節,但哪怕只要是前進半步的距離,對於憨兒的家人及老師都已是最值得的回報,我們期許能當社會上的最後一張防護網,就算全世界都不願與其同行,也絕不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弱勢憨兒。

每周的「社區適應」時間,牽著憨兒們走到戶外,去公園散步享受陽光。

一同來守護失親憨兒的溫暖家園

仁友愛心家園裡的憨兒天使,近三分之二早已失去所有親人,或是父母皆已年邁、家庭無力照顧,在來到仁友前,他們有的曾在街頭流浪,有的被親人當作皮球踢來踢去,每天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即使如此,其實這群天使寶貝最大的願望從來就不是吃飽穿暖,而是找到一個願意包容他們、給予它們溫暖的容身之所。

對於這群孩子,我們不只是他們心裡所歸屬的家,更是許多人唯一且真正的家。

然而,面臨租約到期的問題,我們將於110年從大溪搬到新屋,重建一個新家園對於我們雖然工程浩大卻是必須,因為一旦仁友不見了,這群失親憨兒恐怕得再次面對無家可歸的恐懼。目前新家正在動工階段,第二期工程款火力募集中,邀請大家一起來幫憨兒找個家,並且是個永遠的家。

來幫憨兒找個家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