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蔡咏倪 /編審:詹尹州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近年國內被通報的性侵害案件中,有16.8%~18.3%的被害人為身心障礙者,而構內性侵又佔其中四成。 障礙者由於表達或是認知能力不如大多數人,受到傷害時往往不自知,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外界表達。有鑑於此,桃園市美好社會福利基金會龍潭小作所特地邀請新北地檢署檢察官蔡學誼,來到小作所為學員們上一堂有關性騷擾與性侵害的課程。

「這裡是胸部,別人是不可以隨便碰這邊的,如果有人要碰你,你要大聲地拒絕對方,如果對方還是要碰你,一定要趕快告訴老師。」檢察官老師站在白板前,舉著指認娃娃一處一處說明身體的那些部位比較私密,外人不可以隨便觸碰,教導身心狀態上較為特殊的學員們,什麼樣的觸摸是不恰當的、遇上不恰當的觸碰時應該怎麼辦、要向誰求救。

小作所的社工說,身心障礙者不論障別為和,相較一般人多屬於弱勢中的弱勢,萬一哪天碰上了性侵事件,又沒有這方面的認知,不知道要拒絕與求救,只能任由加害者擺布。

2019-03-15 新北地檢署檢察官蔡學誼以指認娃娃教學為領龍潭小作所的學員上課

性侵被害人 身心障礙者佔兩成以上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去年(2018年)年底時,曾有一件很聳動的新聞:花蓮縣某身心障礙啟能發展中心爆出的機構內性侵案。機構內行政組長涉嫌自2015年起持續對五名身心障礙院生性侵害、強制猥褻及性騷擾,主管及職員知情隱匿不報,長達四年的時間,院生生活在陰影之中,身心受創嚴重;2014年南投少年安置機構,一名15歲少年在收容期間多次遭另外四名少年性侵,因出現情緒不穩引起老師注意,介入輔導後才讓事件曝光,檢察官會同警方前往機構追查後發現,另外還有3名未成年被害人。;2011年的台南啟聰學校性侵事件,經過調查證實自2004年起至2011年,機構內共發生164起性侵害、性騷擾案件,最小的受害學生年僅10歲,被害學員多達92名,因為聽不見也無法說話,成為無聲無法反抗的受害者。 

學員認真聽課


障礙者的雙重困境:安全迷思與社會偏見  

機構內性侵事件層出不窮,但除了加害者本人,這個社會上對身心障礙者的偏見也是這些性侵案背後的沉默共犯,社會以「安全」之名將他們送進團體機構內集中管理,雖然是出於保護,但這種隔離其實也是一種對於障礙者人權變相的漠視與剝削,忽視了障礙者與社會互動的情感需求,導致他們缺乏對危機的判斷能力,讓障礙者在真正遭遇到不平等對待與傷害的時候,更不容易向外界求援。 

韓國電影《熔爐》2011年在台灣上映時,曾引起一股對於身心障礙者性侵與虐待議題的關注,電影有時候宛如社會的縮影,身心障礙的孩子在受害時難以出聲、不能確定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應該要求救或是如何求救。電影裡點出的身心障礙者弱勢,其實同樣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也許是因為社會系統的支持度不給力,也可能是因為家庭功能不佳無法發揮保護作用,但如果能從根本做起,增加身心障礙者的性教育課程,給予正確的觀念,或許就能提升受害身障者求救的機率,讓外部能夠及早發現介入處理,甚至能夠降低及預防這類事件的發生。 

分享此文
  • 1
  •  
  •  
  •  
    1
    Share
  • 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