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提供/黃文欣 文/林芯瑜.彭冠綾‧朱珆萱 

天色已暗,藝術治療師黃文欣踏出美德醫院,儘管涼風迎面心中卻無比堅強,每一次協助孩子們做藝術治療,在面對許多悲傷的事時,往往都將心中的悲憐激揚起,再多的難過藉由畫筆揮灑,透過一張張的畫作,協助他們走出自己的黑暗世界,進而逐漸看到曙光的照亮。這是黃文欣的志願,將愛分享給需要幫助的孩子們!讓藝術點亮他們的心。 

用力表現心中最好的一幅畫。

用自身所學療癒他人受傷的心 

「學藝術如此的昂貴,如果可以透過這項專業幫助更多弱勢小孩學習藝術,那就太棒了!」這是黃文欣接觸藝術治療的起心心念,起初,她在坊間畫室學繪畫,過程中發現繪畫可以讓人感到放鬆及平靜,甚至在那個空間裡面,可以透過偶發的畫畫,重新認識自己,研究所畢業後,黃文欣默默對自己許下一個願望,希望透過繪畫課程無償的幫助弱勢孩子們,翻轉他們的人生,讓成長過程中的負能量,藉由藝術空間可以有釋放的機會。 

藝術治療師黃文欣。

初期接觸藝術治療時,一位智能障礙併發自閉症的小孩,當治療師嘗試與他做溝通,卻發覺他無法言語也不願回應,但當他們給予紙筆時,孩子居然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進入圖畫當中,不但沒有像之前如此的躁動不安,還幫助他們改善無法說話的問題,進而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黃文欣幾次看到孩子如此大的轉變,從按耐不住的情緒到接觸藝術之後的平穩,種種的跡象,讓她明白一般人使用字句的溝通方式,對於情緒上有障礙的孩子來說,是困難的;但藉著藝術媒材的幫助之下,讓彼此進入相同的藝術「時空」,透由一張張圖畫的「語言」, 讓彼此的距離更加靠近,增加彼此對談的空間,改善原有的困境。 

「曾有一位正在讀國中的小女生,媽媽為外籍配偶,但她的爸爸精神狀況很不好,常常對女孩說媽媽十分骯髒的話語及想法,讓小女生覺得自己也很骯髒,因此有嚴重的強迫症,常常會用漂白水清洗課本。」這樣的狀況讓黃文欣不捨,也令她十分擔憂,如果讓孩子持續待在這樣的環境,對於成長與心靈發展是多麽地可怕,更是潛藏在社會中的隱性傷害。因此黃文欣希望可以藉由藝術治療來幫助他們,陪伴孩子走出自我的灰暗,引領他們與外界連結,並透由圖畫了解孩子內心的真實想法,撫慰那顆受傷的心靈,進而幫助而達成希望。 

在老師的指導下,學員畫出心中色彩。

用藝術治療一探究竟,所有創作都是瑰寶 

藝術治療無關美醜,是真實呈現內心的想法,即使是胡亂的塗鴉,也是每個治療者的心中瑰寶,是一個幫助他們逐步修復心中傷痛的過程。透過多元且具創造力的藝術課程,拋開美醜的二分,跳脫舊有框架,用不同元素的創作媒材,在毫無限制無壓力的創作空間中達到放鬆,每一幅作品所呈現的筆觸與色彩,都訴說著不同的人生故事,時而奔放、時而內斂。 

曾有憂鬱症患者反饋,透過藝術治療可達到舒壓的效果,更能透過繪畫創造更多未知的可能性。在治療課程當中,一開始會先設定一個廣泛的題材進行繪畫,對於第一次接觸藝術治療的受治療者,都會先從「認識自己」開始,在空曠的空間中不被侷限的在畫布上作畫,用鼓勵代替強迫,讓受治療者放下心中的芥蒂,盡情揮灑自我的想法在畫布中。從開始上課到課程結束,每個細節都是藝術治療的環節,像是課程後的清潔、繪畫工具的歸還分類等,這些都是含在藝術治療的學習範圍內,希望能將藝術落實生活化。更在短期課程的最後幾堂,會以種子繪畫為主題,象徵在心中播下一顆愛的藝術種子。 

受治療者往往對自己的社會價值是十分低也容易自卑,且少有被公開讚美的機會,為了讓他們感到榮譽感及被肯定,美德醫院特地將他們的作品彙整,以「將愛化為行動,創作給予更多價值」的這份初衷,開啟了一系列的曝光計畫。在參與藝術治療的孩子們之中,時常可發現他們即便受限於疾病的綑綁,但在繪畫上是十分的有天份,他們創作的視角與眾不同,想像力也遠超過許多人,經常畫出異想不到的作品,與其是名畫家,醫院更將他們設定為藝術家。美德醫院藝術治療課程由醫院董事長李順安先生全額資助,於103年成立藝術團體,有計劃地將這些孩子們的畫作,在台灣畫展推行出來,並且策劃一系列的活動,向外擴張帶受藝術治療者回歸社區,透過藝術比賽以及展覽,讓他們看到自己存在愛的價值,也規劃發行周邊商品,讓他們的天賦得以被發掘,使他們自立自足同時創造更多價值感。 

鳥兒歌唱,學員美夢。
學員努力創作的感動。

專屬的自在空間,讓他們有犯錯的機會 

現今,台灣少有專屬做藝術治療的空間,讓藝術盡情自在的發揮,現有繪畫空間,我們都會擔心沒在紙上作畫,一不小心在桌上繪畫會造成髒亂,倘若顏料材料沾染至地面要盡快清除,這些形式上的限制都讓藝術治療的初衷無法被實現,使藝術變成處於緊張的環境中發展。這樣的氛圍,讓參與藝術治療者覺得自己不太能犯錯,但真正的藝術治療是我們應該鼓勵他們犯錯,即使在社會上不容許犯錯,但是真正的意義是在犯錯後再改變的歷程,而不是犯錯得到的指責,因此黃文欣希望能開設相關的工作室,找回創作初心,讓藝術可以更自在地去發揮。 

黃文欣認為自己是社會的小螺絲釘,接觸每一個學生,並為他們在心中種下一棵藝術的種子,也許未來遇到困難時,能夠從藝術課程的某一個環節中,讓自己人生能有不同的選擇與勇氣。黃文欣也期許自己,像一個說故事的角色,退居在幕後,透過真實人生故事所繪製生命力的呈現,讓一般民眾也能因為這些作品,引領看畫者啟發不同的生命價值。

學員創作作品。
學員創作作品。

分享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