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秀英(失智症家屬)

閩南女兒嫁入客家家庭  

    我是台南女兒,我先生是桃園觀音鄉下成長的典型客家孩子,認識老公之前完全不了解客家人,我們是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交往至結婚。 一個南部閩南女兒嫁入客家三代同堂家庭,是何等的挑戰。記得剛嫁入夫家時,家庭組織上有祖母、婆婆,我先生排行老二,上面有一個哥哥,下面則有一個弟弟和三個妹妹,大伯結婚育有一子,大姑也已婚,全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我是唯一的閩南媳婦。

左鄰右舍的好奶奶、好婆婆   

    婆婆是客家童養媳,在貧窮年代,生了六個子女每天為生活而操勞,孩子漸漸成長,中年(48歲)又喪偶守寡,全家重擔全落在婆婆身上,她不但要照顧祖母也需照顧幾個孫子,讓子女能安心上班養家。直到祖母去世,孫子也長大,婆婆才漸漸開始參加社區社團活動,不但玩遍國內觀光旅遊景點也經常到世界各國旅遊,是社區、左鄰右舍的好奶奶、好婆婆,更獲得模範母親表揚。

婆婆說我在她的早餐裡下老鼠藥  

婆婆自從參加社區活動後,整個生活非常規律,每天凌晨三點到中原大學參加外丹功、太極拳、香功等健身活動,全家上班後九點回家休息,吃我為她準備的早餐,日復一日正常規律生活,也沒有特殊情況發生;直到近年連續發生幾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先是跟我先生說我在每天為她準備的早餐裡下老鼠藥給她吃,還好她沒吃,不然她早就給我毒死了,然後又說我偷她的衣服去丟棄,讓她找不到衣服穿,還說我兒子偷她的錢,跟鄰居說媳婦不給她飯吃,讓她每天餓肚子,說子女媳婦對她非常不孝順,弄得全家上下不得安寧,隔壁居也因婆婆失智亂說話而對我們子女造成誤解,整個家庭生活步調一團亂,毫無章法。

婆婆被確診罹患失智症    

    婆婆的狀況日益嚴重,經緊急送醫就診後,醫生告訴我們家屬說婆婆已經罹患失智症,要我們家屬必須面對。因為全家要上班,家裡只有婆婆一個人怕出意外,初期趕緊請外籍看護照顧,婆婆卻反應非常激烈,所以第一個外籍看護未做滿三個月,因無法照顧婆婆起居而被請離開。因婆婆身體退化無法自理生活,平日上班時間,必須要找外籍看護照顧婆婆生活起居家人才放心,婆婆經慢慢開導後,始同意接受由外籍看護照顧。

先生一肩挑起照顧婆婆的責任

    雖然婆婆生三男三女,各自成家立業後,仍跟我先生住在一起,先生是個樸實的公務員,婚後我們育有二個孩子,一家三代和樂同堂。先生自公職退休後,婆婆也正需要人照顧,先生義不容辭一肩挑起照顧婆婆的責任,家人也曾討論是否要把婆婆送去安養中心照顧,但我先生堅決反對,不肯將婆婆送去安養中心,先生擔心安養中心有許多變數無法掌握,所以還是請外籍看護照顧,每天可以看見婆婆比較放心,而且每天早上先生運動回來會跟婆婆寒暄問暖陪她聊天。婆婆重聽非常嚴重,表達能力較吃力,我先生常常會撫摸婆婆的臉頰,讓婆婆有安全感。

祈盼婆婆繼續維持健康身心

    自從婆婆接受外籍看護後,心情也比較穩定,話少了也不再胡言亂語,和外籍看護相處融洽,在外籍看護專心看護之下,家庭生活慢慢恢復正常,只是婆婆身體日漸衰退,還有一段漫長照護的路要走,衷心祈盼婆婆能繼續維持健康身心,讓子女們能安心,可以全心投入職場。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