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謝佳樺 / 編審:詹尹州

受訪者:身心障礙藝文體育推展協會 理事長 葉貴紅女士

舞台上一束燈光灑落,照耀輪椅上那張燦爛的笑靨;泳池中一方漣漪濺起,激盪池中那抹曼妙的身影,即便行動不便,憑藉著對藝文、體育的熱愛,以及走出家門的信念,身心障礙藝文體育推展協會理事長葉貴紅女士憑藉毅力成為舞界菁英、泳壇好手。

推己及人、用自身經歷帶動他人「我們希望把身心障礙的朋友帶出家庭,讓他們感受外面的世界」生性樂觀的葉貴紅用堅定不移地口吻說著。

 

步出家門 踏入社會 「泳」敢面對生命

說起接觸游泳的機緣,葉貴紅不禁莞爾,患有小兒麻痺且生性怕水的她,為鼓勵同為身障的丈夫走出家庭、接觸外界,耐著恐懼,拉著先生一同在寒風凜冽的冬日學習游泳,未料,這一學讓她從此愛上游泳。

「那是很恐怖的!要想辦法讓自己在水中浮起來」葉貴紅記憶猶新地說著第一次到「大池」的經歷,由於腰部以下無法使力,在水中自然無法像一般人手腳並用,這讓葉貴紅在學習游泳的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

行動不便、重心不穩導致在泳池中頻頻嗆水;運動過度、水溫過低導致頸部痠疼落枕,需施打消炎針消炎……,種種困難如家常便飯般考驗著葉貴紅,卻未曾澆熄她對游泳的熱情。克服身體、心理障礙的葉貴紅,更在訓練班結訓後,隨教練參加大大小小的游泳賽事,並泳渡日月潭等水域。

葉貴紅與丈夫皆為身障者,生活多侷限於家庭與工作,鮮少有休閒活動。接觸運動後,往往只在家中活動的丈夫不僅學會游泳,同時也愛上槌球運動,主動在假日走出家門,到公園「以球會友」開闊心胸、拓展視野。

圖:葉貴紅理事長參加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圖片由身心障礙藝文體育推廣協會提供)

 

就是想要圓一個跳舞的夢啦!

除了推廣體育活動外,協會更發展出劇場創作、輪椅國標舞、打擊樂器、烏克麗麗等藝文類活動,讓身心障礙者得以適性發展,從事有興趣的活動。

說起創設輪標舞班,葉貴紅不好意思地說「就是想要圓一個跳舞的夢啦!」國標舞者的風姿綽約的模樣,搭配著曼妙的樂音律動著,讓葉貴紅好生羨慕,並深深愛上國標舞,她輕聲地告訴自己「如果我可以跳舞,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機動性十足的她,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思索著身障朋友們跳國標舞的可能性,輪標舞便應運而生。

自豪地說起學習輪標舞的經歷,不同於其他成員,葉貴紅平時倚靠拐杖行動,腰力不足的她,不僅得面臨操作輪椅的難題外,與站立者共舞時,更常因重心不穩摔倒,而站立者也得時時提防「輪椅輾腳」的危機,「總而言之,熟能生巧最重要啦!」葉貴紅開懷地說。

 

圖:輪標舞,身心障礙朋友展現綽約的舞姿。(圖片由身心障礙藝文體育推廣協會提供)

 

哎呦!你們頭腦怎麼這麼聰明!

走入社區,讓一般民眾接觸身心障礙朋友,也是葉貴紅的期許。由於社會大眾對於身心障礙族群的不認識、不瞭解,常會產生莫名的誤解,而將之拒於千里之外。為解除這般窘境,葉貴紅表示,協會便設法將活動帶入社區,並廣邀社區民眾一同參與。

「當他們跟我們一起參與的時候,便會發覺我們有很多潛能的。」葉貴紅藏不住驕傲的喜悅,開心地說。日前舉辦社區桌球活動,和民眾一同打球,起初民眾紛紛好奇著,身心障礙朋友們光是坐著輪椅控球都難了,何況是撿球呢?殊不知,一起打過球,想像全被顛覆,疑慮不攻自破。

「要不要來坐坐看輪椅呀?」葉貴紅俏皮地說,民眾滿是興致地嘗試,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會操控輪椅,動彈不得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也更是佩服身障朋友,能夠拄著拐杖、坐著輪椅一來一往地成功擊球。

「哎呦!你們頭腦怎麼這麼聰明!」民眾不禁讚嘆,除了欽佩於身障朋友的靈活身手,也對他們生活中的大智慧感到驚奇。「『叩—!』的一聲,球就能撿起來了」葉貴紅說明,將寶特瓶和一根棍子組合,再加上一點小技巧,撿球的輔具便大功造成,坐在輪椅上,仍能輕鬆撿球。

 

給我們舞台,我們就能發光發熱

「現在的社福制度比我們以前好很多了啦!」即便推展藝文、體育的過程中,經費不足、場地不適合身心障礙者等問題,經常困擾著葉貴紅,但她仍知足樂觀的面對一切。

許是學游泳、學輪標舞的過程比一般人艱辛,讓她更能體會身心障礙朋友們要走出家庭,參與運動活動是多麼的不易,遂投入更多的心力推展藝文、體育活動,讓身心障礙的朋友們也可以有休閒活動,並透過運動,強健體魄。

葉貴紅鼓勵所有的身心障礙朋友們,不要為「行的不便」所限制,要敞開心胸接觸外界,貢獻己能成為「對社會有用處的人」,她也希望社會大眾給予身心障礙的朋友們足夠的空間「給我們舞台,我們就能發光發熱」神采奕奕地說。

 

圖:享受在舞台綻放的時光。(圖片由身心障礙藝文體育推廣協會提供)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