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仁友愛心家園 文/唐巧欣 編輯/朱珆萱

走進仁友愛心家園星光班的教室裡,若看見憨兒們坐在座位上,各自做著不同的事,有人在畫圖,有人在玩積木,那就代表現在是班級的自由休閒時間,大家可以選擇從事自己喜歡的活動。如果再湊近一點,會發現在教室的最角落,有一個用隔板圍起來的座位,好似一座與世隔絕的小島,這裡並不是老師的辦公桌,而是屬於阿力個人的小空間。 

教室裡左後方的一角,用隔板圍起來的座位正是阿力的個人專屬空間。

也想知道要怎麼跟大家當朋友 

為什麼唯獨阿力的座位被特別圍起來呢?千萬不要誤會,這其實是仁友愛心家園針對服務對象特質所使用的策略。阿力是位自閉症合併重度智能障礙的大男孩,隔板對他來說是安全感的一部分,大眾可能對於「心智障礙者」這個名詞並不陌生,但可能不知道,其實又有細分成許多不同類型;自閉症是較為常見的一類,為大腦功能異常而引發的發展障礙,成因目前尚無定論,而根據統計,許多自閉症者會伴隨智能障礙。 

每個人與生俱來或後天養成的個性皆不盡相同,有些人喜歡熱鬧的團體生活,有些人偏好享受較多的獨處時光,不管如何,在社會上我們總是會與人接觸,而我們也在不知不覺間慢慢學會如何與人相處。但是對於自閉症者而言,這件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卻是他們一生都找不到答案的課題。自閉症有類型與程度上的分別,每一位自閉症者表現出來的行為可能相差許多。 

每天的體適能時間,老師會引導憨兒們依照個別體適能計畫做運動以維持身體健康。

「特立獨行」的阿力 尖叫到鄰居都致電詢問 

從阿力身上可以看見大部分自閉症者共同的特質,平時,各班都有規劃屬於各班的作息時間,一天當中有團體活動、體適能、打掃及自由時間等等,而大部分憨兒最期待的就是團體活動時間,有各類社團和志工活動;憨兒們經常活動前早就興奮的先就定位等待,可是阿力卻彷彿置身事外,不論是否有活動,就連一般作息時間,他都寧願在機構四處遊走,甚至曾經拿著棉被直接鋪在樓梯間睡覺,怎麼樣都不肯待在教室配合班上作息。 

這樣的行為模式來自自閉症導致的溝通表達與人際社交障礙,阿力總是面無表情,習慣逃避與他人四目相交,對老師的指示或同學示好的行為不會給予相對應的回應,更不懂得何謂察言觀色只要有人靠近阿力或跟他打招呼,他就會開始瘋狂尖叫,聲音大到連鄰居都致電關心詢問,不然就是說一些重複或與周遭環境無關的話,老師透過很長的時間相處,才能漸漸試著找到與阿力溝通最適合的方法。 

阿力在全班同學面前表演完打非洲鼓,不禁露出鬆了一口氣的得意表情。

阿力喜愛吃美食,尤其對飲料有特別的堅持,會趁著無人在場,自行將鎖緊的門窗拆開破壞,就是為了拿到放在裡面的飲料。對阿力來說這不是一件可以自己克制的事,「傾向對特定事物產生執著的行為」是自閉症特質之一,但因阿力體重過重,機構需嚴格執行健康飲食策略,所以對飲料如此固著的行為,總是讓老師百般頭疼,像是雪上加霜的難關。 

阿力奮力將乒乓球吹向終點,想要成功完成遊戲關卡。

建立信任跨越心牆後的轉變 

經過長期專業的個別化服務及不斷調整的策略運用,阿力終於慢慢地打開心房,對於老師越來越信任,並願意嘗試參與班級活動,有時阿力會突如其來伸手輕拍老師肩膀,一邊問:「你喜歡我嗎?」雖然這樣的表達方式看似不尋常,但這就是阿力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尋求認同的表現。 

轉變是趟漫長的旅程,阿力在仁友愛心家園住了十幾年,一直到近幾年,才可以好好坐在教室裡,老師以鼓勵或提供誘因的方式邀請阿力參加活動,但並不勉強他全程跟著班級,並且讓阿力擁有很多獨處時間,讓他有空間與自我的情緒相處。陪伴阿力最久的小林老師憶起從前特別有感觸:「以前阿力看到大家都會逃之夭夭,可是現在他會主動跟別人打招呼,上次看到我不舒服,甚至還問我:『要按摩嗎?』嚇了我一大跳呢!」 

社團成果發表會上,憨兒們展現平日練習的成果,讓每個人的努力都得以被看見。

不求改變憨兒本質 而是盼望以時間換來笑容 

仁友愛心家園認為服務的意義不在於想著如何改變服務對象的本質,而是希望透過時間來互相了解,培養彼此之間的默契與信任感,並透過專業策略一步步啟發每位憨兒的潛能,帶領他們創造更多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 

看著「大明星」牌子默默微笑,或許在阿力心中也有一個成為大明星的夢呢!

自閉症者又暱稱為「星兒」,有一說是代表他們就像小星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小世界,只是這個世界需要旁人足夠的用心去理解。阿力表現出來的行為,就如同遠在天邊不願與人們同行的星子,但在冷漠的外衣底下,老師看見的是他內心深處一樣也有渴望人際連結的需求。 

下一次,當遇見同樣來自星星的孩子,可以撥出多一點的時間去同理他們,那麼將有機會看見隱藏在他心中,依然閃耀無比的光芒。 

阿力和志工夥伴們坐在一起野餐,感受與人群相處的熱鬧氛圍。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