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月爽(照顧者畢業生)

我有一位好公公

公公出生於民國2年,自幼失怙寄人籬下,成年後遇到國共內戰、抗日戰爭,投入軍旅隨處移防,婆婆帶著年幼的孩子隨他跑遍整個南中國,生活困苦、顛沛流離,最後隨國民政府來台,這些生活經歷,在他失智過程中所反映出來的狀況,使我吃足了苦頭,幾乎是失智症候群的每一種症狀他都有。

公公退伍之後成為家庭煮夫,燒飯、洗衣都難不倒他。生性節儉但並不小氣,愛子女又不失公平、個性溫和,處處為人設想,又很容易滿足。民國89年來我家同住之後,換洗的衣服夏天都自己洗,冬天才會給我洗,自己居住的空間整理得整潔、乾淨。很有耐心的照顧花卉、植物,拜他之賜,農曆新年時不需要花錢,就有漂亮的蘭花可以觀賞,總之我要說天下公公很多,我家的這一位最好,是一點都不為過。

辛苦照顧換來無愧的良心和踏實。

公公失智之後與先前判若兩人

這麼好的老人家失智之後,與先前判若兩人,可說是天使與魔鬼的對比,開始是偶而忘記吃我為他預備的早餐,常一個人有說有笑的大聲聊天;繼之是鎖門不讓我和先生回家,有時候甚至需要鄰居幫忙拆掉車庫的屋頂才進得了家門。最後—-晝夜咒罵、吵鬧、哭號。在屋頂、在路邊等飛機。坐在大門口,要等他六歲時就去世的媽媽回家,把統一超商的味王牛肉麵全買回家,要招待馬英九總統。夜裡十一點西裝筆挺的要去金門的米店上班,不讓他出門,他就躺在地上大哭,哭累了再去睡覺。幻視自己的床被人霸佔了,不停的用水管打床板、牆壁、門。找不到鑰匙,說是我偷的,忘了怎麼開門,門打不開,說是我鎖的,即便我不在家,他也這樣認為,經常破壞家電用品、門鎖。行李(包括棉被)大包小包的放在大門口,問他要去哪裡?回答說要撤了。哭喊著說長孫被綁架了,有生命危險,長孫用電話向他報平安,他說電話裡的人是假的。

公公異常的行為和情緒,其他的六女一男都認為老人家還很正常,長時間的睡眠不足和情緒壓力,兩年後我自己也生病了,沒有人願意接手,所以辛苦的繼續照顧。4年多之後跌斷大腿骨手術之後,住進桃園醫院護理之家,桃療醫生看了之後心疼的問:「為何這麼嚴重了才來?」「這些日子你們是怎麼過的?」

為了照顧公公我去接受看護訓練

 雖然住進護理之家,無論白天或深夜,一有狀況,我都得立刻飛奔前去處理,但因為不是失智症照顧專業,對很難照顧的公公採高度約束以維護安全,又其他孩子很少來探視,以致他情緒躁鬱,兩者互為因果;照顧者越來越吃力,被照顧者愈來越生氣,在公公一次嚴重的感染之後,我和先生決定接他回家,所以我去接受看護訓練,經過一番努力,他的心情轉好了,臉上經常掛著笑容,很少打人,也長胖了,從50胖到58公斤,一年多之後又因為感染住院,護理長認不出他是劉爺爺,看到我之後才敢確認,霸王級寒流來襲時,公公捱不過走了。

辛苦照顧換來無愧的良心和踏實

從93年到105年整整12年我照顧工作畢業了,學分很難,但我拿到了,換得的是無愧的良心和踏實,還在努力中的學弟妹們,繼續向前,你的爸媽因為生養了你,而可以養他的老,爸媽雖然失智了,但心裡十分清楚,你是他的依靠和安慰。如果你的兄弟姊妹都很同心,那恭喜你,你很幸運,如果不是,請你繼續努力,但是要尋求協助,醫院的社工可幫你做家族協談,失智症協會可以給你情緒、支持資源的取得途徑等,萬不得已,法院的法官也會站在你這一邊,加油!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