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掃描 QR code 加入好友

2018.06.27

義行
專收身心障礙者志工 聽你說專線讓電話兩頭的人生都有了新的色彩

 

撰文:盧心權/編輯:林于涵

 

(副執行長蔡尚志表示,「聽你說專線」成立十八年來,已幫助了無數身心障礙朋友突破情緒關卡)

 

在台北市松江路上的一棟老舊大樓中,12-7號的那戶每天從早到晚都有不少身心障礙朋友穿梭其中,那是廣青文教基金會的辦公室,裡面設有「聽你說電話諮詢專線」,由受過訓的身心障礙志工來傾聽、陪伴來電求助的身心障礙朋友。基金會副執行長蔡尚志談到成立專線的初衷時表示,多年前基金會創辦人鄭信真牧師在鼓勵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時,對方卻回應說:「你不是身心障礙者,怎能了解身心障礙者的痛苦?」這番話讓鄭牧師靈光一現,決心召募身心障礙朋友來當電話志工,期望藉由同理心與親身障礙經驗的交流,來幫助更多的身心障礙者。

 

「聽你說諮詢專線」每年都會有一期48小時的訓練,還要經由考試通過才能上線當接聽志工。從2000年開始舉辦志工訓練,迄今已三十六期,受過訓的志工超過五百人,每天共有四個班次的志工輪值三線諮詢電話,平均每週就有五十位志工輪值六十個班次。最近四年來,求助於「聽你說專線」的年平均來電已突破一萬通,每個月都有一千次以上的來電!

 

十八年來「聽你說專線」幫助了無數身心障礙朋友突破情緒關卡,而專線志工們也在助人的過程中不斷地成長蛻變。像是在專線服務六年的輪椅射擊國手王念慈,就是因為擔任「聽你說」專線志工,而使自己的生命從「灰色」變成「彩色」!

 

(「聽你說諮詢專線」每年都會有一期48小時的訓練,還要經由考試通過才能上線當接聽志工)

 

如果沒有想當志工 可能就走不出家門

 

六十一歲的輪椅射擊國手王念慈出生六個月時罹患小兒麻痺症,從小就不會跑、不會跳,求學經歷相當不順遂。高中畢業後從事電腦文書、接電話等行政工作,同時到補校念書想考大學,無奈身體、學業皆不如意。她努力工作想要養活自己,但在職場上卻常被主管以各種原因刁難;儘管和其他同事從事一樣的工作,她拿到的薪資卻總是比別人少,而當一年期的身障薪資補助期滿後,工作單位的主管也常立即變臉,使得她十年內換了三個工作,且都是被藉故資遣,讓她對人生相當失望。

 

後來念慈被以「不適任」的理由資遣,提早從職場上退休,窩在家裡幾年後,她的心情愈來愈低落。在最不如意、最落魄時,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如果有地方願意要我,或許我可以去嘗試做志工?」於是她開始到處找尋當志工的機會,沒想到卻處處碰壁。某日她忍不住跟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抱怨「自己連想做志工都沒人要」,那位朋友立即建議她可以去報名聽你說專線志工。念慈一聽,馬上申請接受培訓,這才開啟了她的志工生涯。

 

 

(聽你說專線目前每天共有四個班次的志工輪值三線諮詢電話,平均每週就有五十位志工輪值六十個班次)

 

管好自己就好 傾聽別人的痛苦

 

回想起擔任菜鳥志工的經驗時,念慈笑著說:「以前我只要管好自己就好,現在我還得聽別人傾訴;當時我自己狀況就已經夠差了,結果來電的人的狀況比我更差!他們會不斷倒垃圾進來,讓垃圾筒本來就已經很滿的我感覺『快要瘋了』!」好在廣青基金會有為志工提供免費的心理諮商,也有定期的志工聚會、交流以及培訓課程,漸漸地,王念慈變得愈來愈能調整因來電者之傾訴而產生的情緒負擔了。

 

念慈說,一般四肢健全的人基於惻隱之心會對服務對象包容太多、不知界線在哪,弄得自己傷痕累累。而「聽你說」的志工因為自身也是身心障礙者,反而可以從容面對來電者的情緒勒索。她舉例說,有時來電者會跟她抱怨:「你好像不想接我的電話!」她就會直接回說:「你這樣我覺得我很沈重,我也是人!」當來電者不斷抱怨自己的狀況不佳時,她也會適時跟他們提醒,「接電話的我也是身心障礙者,也是不斷在克服困難、努力過生活!」讓來電者不至於情緒氾濫、無所節制。而當來電者聲稱要去自殺時,起初她也會驚慌失措,但經過幾年的磨練,現在再遇到同樣狀況時,她已能不動聲色地跟來電者理性交流,使他們打消自殺的念頭。

 

僅管常常接到抱怨及倒垃圾的電話,但仍然有些正向的來電,讓念慈十分期待。例如有位來電身心障礙女士雖然全盲,生活大小事卻全部都能自理,不需要依靠他人,讓念慈十分敬佩與尊重。「有時這位女士打電話來傾訴說子女很少有時間陪伴她,我就會以過來人的經驗跟她分析,她的子女不是不顧他,只是他們正值壯年,需要多一點時間去為生活打拚;而她聽到我這樣說,心裡也漸漸能夠釋懷了!」

 

(聽你說專線期望藉由同理心與親身障礙經驗的交流,來幫助更多的身心障礙者)

 

幫助別人 受惠最大的其實是自己

 

在聽你說專線服務六年來,念慈從剛開始一想到要來值勤就很害怕,「想要拉那些狀況不好的人,但卻發現拉不動」,到現在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能從容面對,而且會「期待輪值時會遇到什麼事」。她謙虛地說:「我不覺得自己有幫助到很多人,反而覺得是在和來電者互相陪伴。」在助人的過程中,她突破了一道一道自我的情緒關卡,也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有力量!

 

曾經飽受憂鬱症之苦的她也發現,以前遇到別人不友善的對待或說了不順耳的話,她常會幾週甚至一個月都走不出來、把自己關在家裡,但經過幾年志工經驗的磨練,現在遇到外在打擊或情緒低潮時,「有時只需要二三天,甚至睡一覺之後心情就恢復平靜了!」念慈發現,「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受惠最大竟然是自己!」而從前自我形象相當低落的她,也在這幾年的歷練中,變得對自己愈來愈滿意!

 

 

(王念慈每週二下午、每週四早上都會到「聽你說專線」輪值,傾聽身心障礙朋友們的心事)

 

不知不覺養成助人的習慣 生活愈來愈充實

 

四年前的七月,念慈在網路上看到身心障礙射擊培訓的機會,便報名參加培訓,沒想到兩年多後她初試啼聲參加全國身心障礙比賽,竟獲得射劍金牌和射擊團體銀牌。幾年下來不斷努力,迄今已獲得三面金牌、兩面銀牌和一面銅牌。原本非自願退休的她在成為射擊國手之後,終於能靠自己的力量藉由比賽掙得一些零用錢來維持生活了。

 

在當志工之前,王念慈滿腦子都專注在自己的不幸,總覺得「我是做了什麼讓老天爺這樣對待我?」而當志工之後,因為心思都轉移到「如何更好地幫助別人」上,自己的問題也不知不覺愈來愈少了。目前王念慈每週二下午、每週四早上都會到「聽你說專線」輪值,其餘時間就忙著練習射擊。今年三月她還接下了射擊學會理事長的職務,默默地「專撿別人不要做的事情來做」。儘管手上的事情愈攬愈多,時間愈來愈緊,但她的心胸卻也愈來愈擴展。「當初我如果沒有渴望去當志工助人,後來的一切改變就不會發生!」念慈鼓勵更多身心障礙者勇敢邁開腳步走出來當志工助人,「過程雖然不容易,但是熬過去就是你的!」她堅定地說。

 

(當志工之後,因為心思都轉移到「如何更好地幫助別人」上,自己的問題也不知不覺愈來愈少了)

 

 

 

撰文:盧心權/編輯:林于涵

 

(副執行長蔡尚志表示,「聽你說專線」成立十八年來,已幫助了無數身心障礙朋友突破情緒關卡)

 

在台北市松江路上的一棟老舊大樓中,12-7號的那戶每天從早到晚都有不少身心障礙朋友穿梭其中,那是廣青文教基金會的辦公室,裡面設有「聽你說電話諮詢專線」,由受過訓的身心障礙志工來傾聽、陪伴來電求助的身心障礙朋友。基金會副執行長蔡尚志談到成立專線的初衷時表示,多年前基金會創辦人鄭信真牧師在鼓勵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時,對方卻回應說:「你不是身心障礙者,怎能了解身心障礙者的痛苦?」這番話讓鄭牧師靈光一現,決心召募身心障礙朋友來當電話志工,期望藉由同理心與親身障礙經驗的交流,來幫助更多的身心障礙者。

 

「聽你說諮詢專線」每年都會有一期48小時的訓練,還要經由考試通過才能上線當接聽志工。從2000年開始舉辦志工訓練,迄今已三十六期,受過訓的志工超過五百人,每天共有四個班次的志工輪值三線諮詢電話,平均每週就有五十位志工輪值六十個班次。最近四年來,求助於「聽你說專線」的年平均來電已突破一萬通,每個月都有一千次以上的來電!

 

十八年來「聽你說專線」幫助了無數身心障礙朋友突破情緒關卡,而專線志工們也在助人的過程中不斷地成長蛻變。像是在專線服務六年的輪椅射擊國手王念慈,就是因為擔任「聽你說」專線志工,而使自己的生命從「灰色」變成「彩色」!

 

(「聽你說諮詢專線」每年都會有一期48小時的訓練,還要經由考試通過才能上線當接聽志工)

 

如果沒有想當志工 可能就走不出家門

 

六十一歲的輪椅射擊國手王念慈出生六個月時罹患小兒麻痺症,從小就不會跑、不會跳,求學經歷相當不順遂。高中畢業後從事電腦文書、接電話等行政工作,同時到補校念書想考大學,無奈身體、學業皆不如意。她努力工作想要養活自己,但在職場上卻常被主管以各種原因刁難;儘管和其他同事從事一樣的工作,她拿到的薪資卻總是比別人少,而當一年期的身障薪資補助期滿後,工作單位的主管也常立即變臉,使得她十年內換了三個工作,且都是被藉故資遣,讓她對人生相當失望。

 

後來念慈被以「不適任」的理由資遣,提早從職場上退休,窩在家裡幾年後,她的心情愈來愈低落。在最不如意、最落魄時,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如果有地方願意要我,或許我可以去嘗試做志工?」於是她開始到處找尋當志工的機會,沒想到卻處處碰壁。某日她忍不住跟一位身心障礙朋友抱怨「自己連想做志工都沒人要」,那位朋友立即建議她可以去報名聽你說專線志工。念慈一聽,馬上申請接受培訓,這才開啟了她的志工生涯。

 

 

(聽你說專線目前每天共有四個班次的志工輪值三線諮詢電話,平均每週就有五十位志工輪值六十個班次)

 

管好自己就好 傾聽別人的痛苦

 

回想起擔任菜鳥志工的經驗時,念慈笑著說:「以前我只要管好自己就好,現在我還得聽別人傾訴;當時我自己狀況就已經夠差了,結果來電的人的狀況比我更差!他們會不斷倒垃圾進來,讓垃圾筒本來就已經很滿的我感覺『快要瘋了』!」好在廣青基金會有為志工提供免費的心理諮商,也有定期的志工聚會、交流以及培訓課程,漸漸地,王念慈變得愈來愈能調整因來電者之傾訴而產生的情緒負擔了。

 

念慈說,一般四肢健全的人基於惻隱之心會對服務對象包容太多、不知界線在哪,弄得自己傷痕累累。而「聽你說」的志工因為自身也是身心障礙者,反而可以從容面對來電者的情緒勒索。她舉例說,有時來電者會跟她抱怨:「你好像不想接我的電話!」她就會直接回說:「你這樣我覺得我很沈重,我也是人!」當來電者不斷抱怨自己的狀況不佳時,她也會適時跟他們提醒,「接電話的我也是身心障礙者,也是不斷在克服困難、努力過生活!」讓來電者不至於情緒氾濫、無所節制。而當來電者聲稱要去自殺時,起初她也會驚慌失措,但經過幾年的磨練,現在再遇到同樣狀況時,她已能不動聲色地跟來電者理性交流,使他們打消自殺的念頭。

 

僅管常常接到抱怨及倒垃圾的電話,但仍然有些正向的來電,讓念慈十分期待。例如有位來電身心障礙女士雖然全盲,生活大小事卻全部都能自理,不需要依靠他人,讓念慈十分敬佩與尊重。「有時這位女士打電話來傾訴說子女很少有時間陪伴她,我就會以過來人的經驗跟她分析,她的子女不是不顧他,只是他們正值壯年,需要多一點時間去為生活打拚;而她聽到我這樣說,心裡也漸漸能夠釋懷了!」

 

(聽你說專線期望藉由同理心與親身障礙經驗的交流,來幫助更多的身心障礙者)

 

幫助別人 受惠最大的其實是自己

 

在聽你說專線服務六年來,念慈從剛開始一想到要來值勤就很害怕,「想要拉那些狀況不好的人,但卻發現拉不動」,到現在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能從容面對,而且會「期待輪值時會遇到什麼事」。她謙虛地說:「我不覺得自己有幫助到很多人,反而覺得是在和來電者互相陪伴。」在助人的過程中,她突破了一道一道自我的情緒關卡,也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有力量!

 

曾經飽受憂鬱症之苦的她也發現,以前遇到別人不友善的對待或說了不順耳的話,她常會幾週甚至一個月都走不出來、把自己關在家裡,但經過幾年志工經驗的磨練,現在遇到外在打擊或情緒低潮時,「有時只需要二三天,甚至睡一覺之後心情就恢復平靜了!」念慈發現,「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受惠最大竟然是自己!」而從前自我形象相當低落的她,也在這幾年的歷練中,變得對自己愈來愈滿意!

 

 

(王念慈每週二下午、每週四早上都會到「聽你說專線」輪值,傾聽身心障礙朋友們的心事)

 

不知不覺養成助人的習慣 生活愈來愈充實

 

四年前的七月,念慈在網路上看到身心障礙射擊培訓的機會,便報名參加培訓,沒想到兩年多後她初試啼聲參加全國身心障礙比賽,竟獲得射劍金牌和射擊團體銀牌。幾年下來不斷努力,迄今已獲得三面金牌、兩面銀牌和一面銅牌。原本非自願退休的她在成為射擊國手之後,終於能靠自己的力量藉由比賽掙得一些零用錢來維持生活了。

 

在當志工之前,王念慈滿腦子都專注在自己的不幸,總覺得「我是做了什麼讓老天爺這樣對待我?」而當志工之後,因為心思都轉移到「如何更好地幫助別人」上,自己的問題也不知不覺愈來愈少了。目前王念慈每週二下午、每週四早上都會到「聽你說專線」輪值,其餘時間就忙著練習射擊。今年三月她還接下了射擊學會理事長的職務,默默地「專撿別人不要做的事情來做」。儘管手上的事情愈攬愈多,時間愈來愈緊,但她的心胸卻也愈來愈擴展。「當初我如果沒有渴望去當志工助人,後來的一切改變就不會發生!」念慈鼓勵更多身心障礙者勇敢邁開腳步走出來當志工助人,「過程雖然不容易,但是熬過去就是你的!」她堅定地說。

 

(當志工之後,因為心思都轉移到「如何更好地幫助別人」上,自己的問題也不知不覺愈來愈少了)

 

 

相關報導

議題
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家庭照顧者 「面對龐大的照顧壓力,你該何去何從?」

  撰文:戴秉儒/編輯:林于涵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理... 更多
  撰文:戴秉儒/編輯:林于涵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理念:為奮鬥的家庭照顧者)   近幾年各國面臨高齡化社會所帶來的衝擊,長... 更多

法律
《財團法人法》修法及爭議懶人包

撰文: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立法院於6月27日審查《財團... 更多
撰文: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立法院於6月27日審查《財團法人法》草案,下午三讀通過,將財團法人從《民法》中抽出,單獨立法規範。 草案要點... 更多

行銷
三張圖帶你看什麼是集客式行銷(Inbound marketing)

撰寫: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資料來源:https://med... 更多
撰寫:陳佳雯/編輯:林于涵 資料來源:https://medium.com/@9clouds/inbound-marketing-vs-ou... 更多

助人
五個好習慣讓你充滿正能量

  原文:5 WAYS TO HELP A STRANGER... 更多
  原文:5 WAYS TO HELP A STRANGER   你最後一次對陌生人伸出援手是什麼時候?每當踏出家門,所遇到的陌生人何其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