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靜芬 編輯/朱珆萱

「千手觀音用不同的法器,引導人們行往善的方向,讓世界變得更好。我想效仿祂,以棒球、攝影機等法器,讓更多人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出口。」這是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身障棒壘球協會創始人潘瑋杰近十年來的信念與努力目標。

潘瑋杰小時候(二排右二雙手比YA)會隨父親潘孝仁先生(前排右二)參與「變色龍」業餘棒球隊練習。

萎縮的左手、封閉的心,棒球場上展現自信

潘瑋杰,戰神棒球隊領隊、導演、公益協會創始人及泰拳學員,有多重身份與多元能力的斜槓青年。曾經,深怕別人注視他的左手;現在,他張開雙手,與各類身心障礙的大、小朋友們,一起打棒球,打出自信、打出精彩的人生。

「在我2歲時,因為一場高燒,導致我的左手肌肉萎縮,沒有辦法像右手一樣正常施力,心裡難免自卑,也對父母有些怨言。小學時,我成績很好,都保持前十名,但我卻不敢參加校外教學活動,因為我很怕被同學看到我的『大、小手』會嘲笑我;上了國中,可能因為是轉學生,也可能是因為自己情緒上的壓抑,我開始遭受同學的霸凌。念五專之後,不愛讀書,甚至會翹課,成了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潘瑋杰侃侃而談,毫不避諱的述說求學往事。在自我封閉的那段期間,潘瑋杰的爸媽一直給予鼓勵,但總得不到他的善意回應,直到熱愛棒球的父親帶他至棒球場,看到一群身心障礙的朋友,猶如正常人一般的投球、揮棒、傳球,潘瑋杰桎梏已久的心,瞬間去除了枷鎖。

成長、茁壯、堅強、發光,潘瑋杰一路走來特別感謝父親(潘孝仁先生,右)亦父、亦師、亦友的支持。

潘爸爸是業餘棒球隊的一員,在潘瑋杰孩提時代就訂製了一套棒球父子裝,希望父子能一起打棒球,這個夢想直到2010年終於實現了。潘爸爸從朋友那裡得知,有一群身障朋友要聚在一起打棒球,主動提及此事希望他能加入,但潘瑋杰拒絕了,因為他不想承認自己是身體有缺陷的人;不過,在活動當天,他還是悄悄地出現在棒球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我也想給自己一個機會吧!」看到身障的投手能投出快速直球、單腳移動的守備可以迅速接殺打擊者,潘瑋杰當下就決定加入,「身障者跟一般人沒有不同啊!也有打棒球的權利呀!從開始打棒球之後,我與爸爸的關係就越來越好,我們有共同的話題與努力的目標。」

戰神.戰勝!紀錄新人生

潘瑋杰與父親第一階段的目標是──成立身障棒球隊。「我在2010年與一起練球的身障朋友們,參加了在日本舉行的『第二屆世界身體障害者野球大賽』,雖然成績很不理想,但是我們的鬥志越來越高,回台後,我與球隊裡的朋友開始積極規劃,希望能為身障朋友成立一支正式的球隊。這段期間,爸爸全力支持我,甚至在我們創設的『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身障棒壘球協會』擔任理事長,因為有他的協助,『戰神身障棒球隊』很快地在2011年正式成立了。」

「戰神」球隊每周固定在球場集訓,也計畫著參加每四年舉辦一次的世界身障棒球大賽。訊息傳開,不僅激勵熱愛棒球的身障朋友們紛紛加入球隊,同時也感動了許多人主動前來幫忙擔任義工。潘瑋杰不負眾望,克服多重困難,在2014及2018年帶領「戰神身障棒球隊」征戰世界大賽,讓更多身障朋友開闊了人生視野與胸懷。

邱冠傑坐在輪椅上揮棒,期待揮出人生的全壘打。

「我成立球隊與協會,有一個最大的宗旨,就是希望所有身心障礙的朋友們,不要覺得身體有某些殘缺,就是不好的事;我們反而可以激發自己,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本來就是不同的,但不應該分門別類,而是要尊重、平等地看待彼此。我期盼每位朋友都能勇敢的面對自己、做個不一樣的自己。」潘瑋杰以自己的心路歷程為借鏡,引導更多身心障礙者找到身心出口。

徐耀郡雖然只能單手握棒,但卻能經常揮出外野安打,打擊力之強不容小覷。

在練球、參賽的過程中,潘瑋杰看到許多感人畫面,但這些畫面稍縱即逝,為了讓這些瞬間留為永恆,他又做了一個突破性的決定:為「戰神身障棒球隊」拍攝紀錄片。潘瑋杰不是影像領域的科班出身,只能從頭學起、不斷摸索。跌跌撞撞的完成第一支球隊紀錄片《出口》之後,凡事力求完美的他,又在腦海裡浮現新的想法:「我想再以『夢中夢』的概念,拍攝『身障棒球』紀錄片院線版,內容設定自己有一個夢,每一位身障者在我的夢中也有他們理想的夢,我們一起努力,最終所有人的美夢都實現了。」潘瑋杰帶著閃耀的眼神、爽朗的笑聲,述說他第三階段的努力目標。

潘瑋杰第二階段所努力的《出口:夢想肢戰》紀錄片在2016年完成了,同時入圍第39屆金穗獎最佳紀錄片。「我曾經壓抑,也曾經叛逆,那時整個家族都認為我將來是沒出息的,而我自己也從未想到,竟然可以為社會做那麼多事!接下來我還會用更多的方式,為自己、為更多人圓夢。」熱情的潘瑋杰一刻都閒不下來。

潘瑋杰應「全球台灣研究中心」之邀赴美演講,並參觀當地的無障礙棒球場,給予他很大的啟發。

下集:夢想肢戰!為桎梏的心找出口 (下)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