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戴秉儒 編輯/朱珆萱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狄更斯《雙城記》

我們身處在一個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現代社會人們眼裡時常映著冰冷的螢幕白光,並透過這一小塊螢幕理解這個世界而非實際探索;仰賴通訊軟體與人交談而非交往。

但在這樣的時代中,仍有人相信以紙筆能更好地傳遞情感與溫度。

「透過手機通訊軟體所傳遞的文字訊息是冰冷的;而透過書寫信件方式可以立即性地紀錄當時的情緒與感受。」陳聖和成立GC校園小天使團隊已餘四個年頭,團隊以書寫信件的方式伴隨著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以下簡稱中正預校)的學生,並擔任起學生校園生活中的傾聽角色。

以筆代戈,GC校園小天使的創立

陳聖和與中正預校學生的活動互動

GC校園小天使的初創是由陳聖和與高雄福音禮拜堂自費相關活動費用,針對中正預校的學生進行一系列的活動與關懷。「2016年中正預校為學生辦理暑期新生調適週,第一節下課時,我看到學生第一時間不是跑到我們學生時代最愛的福利社,而是跑到了電話亭,開始打電話給想念的家人,邊說著電話邊流著淚。」陳聖和談起創辦團隊的契機時感慨地說道。

在午餐時間,陳聖和第一時間不是提起筷子吃午餐,而是提起了筆,一封接著一封寫給這些初入預校的孩子的信。而在午休結束後,當這些學生進入教室打開信封閱讀著信件內容,看到學生臉上所流露出的笑容,陳聖和便覺得這一切都值得了。於是在之後的四個年頭,GC校園小天使皆透過志工團隊的幫助,與中正預校的學生拉起一條奠基於紙筆的溝通關懷管道。

期末小天使與中正預校學生相見歡

堅守紀律間,被忽視的內心壓力

與其他高級中等學校不同的是,中正預校旨在培育未來陸海空軍官之學校,因此國軍強調的紀律與服從也體現在學園內,學生無形中增加了許多心理壓力。

「一般人對於預校生或官校生的刻板印象都認為,他們不可以表現柔弱、脆弱的那一面,就像一般人對保家衛國的革命軍人的期待是一樣的。預校內雖有完善的輔導機制,卻因著軍事化教育,且班級同學清一色為男生,不像其他學校,若班級同儕之間發生爭執時,有女生能成為班級的調和劑,學生往往不敢向同儕和隊職官,表達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情緒感受。」陳聖和談到中正預校帶給學生的環境壓力時說道

中正預校學生不像軍人有週休二日的休假制度,僅有放週日一天。倘若學生家離學校較近者才有時間能返家,若平時在校內上課時未達標準或缺失就會被記點,成績未達標準時就會被留讀,往往僅存的週日休假就會在校內度過。此外,成績要求這部分所延伸的退場機制,也是造成學生高張的心理壓力主因之一。

參與預校學生志工關懷的預校導師群。

學生在環境與自我壓力的堆疊之下變得不願意談,更準確來說是向學校及同儕吐露自己埋藏在心底的心事。校園內雖然有輔導中心,但學生仍然覺得那是「他者」而對之保持距離。

「以第三者的角度去介入這件事,會使學生比較放心的做自我揭露,也讓學生有妥善的溝通管道以抒發自身壓力,這在中正預校校內執行是非常有意義的。」因此GC校園小天使團隊便以外部單位的角度進駐校園,擔任起學生在軍中一個安心和溫暖的傾訴角色。

中正預校學生的信件回饋。

陳聖和表示在這樣軍事化的環境下,有些學生於高一入學新生調適週時,因離家住校就讀,思鄉情怯加上陌生的環境,接踵而至的情緒,促使學生向家人表露不適應或不適任,往往選擇轉學就讀,而放棄保家衛國軍職夢想之路。但這樣的環境適應障礙是暫時的,大多時候學生只是面對這樣高張的環境壓力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做好時間控管及事情的安排。

「因此我們在每學期的信件過程中,會與學生互動。當學生不適應時我們會鼓勵學生嘗試著表達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同時我們也會通報班級導師,請導師協助留意學生狀況。屆時會由導師先與學生詳談,再由導師與家人詳談,之後三方詳談,從旁協助學生解決問題。」

方案執行困境:從環境、組織架構與受助者面向切入

GC校園小天使志工團隊日益茁壯。

團隊在執行此項計畫時困難重重,陳聖和從環境、志工以及受助者(即中正預校學生)三個面向切入,在環境方面,中正預校為軍事學校,而團隊則隸屬於高雄福音禮拜堂,雖然行前已承諾校方在服務過程中絕不談論與涉及至宗教與政治等議題,但仍有些人因為組織本身的角色定位,不免有校內傳教的疑慮。但陳聖和表示最終我們仍然要回到學生身上,在背後給予心理支持與鼓勵以強化學生心理素質與情緒管理能力,這才是現階段迫切需要執行的。

而組織架構部分,團隊內擔任GC校園小天使的多半是教會內的志工,而這些志工成員大多數為在職人士,時間上並不是那麼固定。而在受助者方面,面對團隊的處遇方針,有些同學防備心較重,深怕團隊是隊職官或校部派來的人員,因此在事前團隊必須花很長一段時間了解個案的次文化背景、尋找與學生共同性話題,並與學生建立信任關係,逐步卸下學生心房。

盼社會同理並串連資源

GC校園小天使團隊創辦人陳聖和先生

訪談接近尾聲,陳聖和說到,政府、企業、社會大眾與公益組織對於此議題的社會責任時,不論是政府還是民間組織,必須同理並理解保家衛國是辛苦的,而面對剛入軍事生活中的學生們的心理壓力或適應上的困境時,也應該擬定相對應的處遇方針。

「我們也希望能夠號召更多關心此議題的夥伴一同加入。」他提到未來欲和高雄地區的大學,尤其是心輔相關科系的學生進行串聯,一同陪伴與關懷預校的孩子。此外團隊也參與教育部青年署的補助方案,邀請業界講師給予團隊及學生一些經驗分享與鼓勵,而未來團隊也期盼能有更多與中正預校有共同話題的演藝人員能無償的加入服務行列,使學生能夠從中受益,並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透過紙跟筆,真誠地傳遞文字所乘載的溫度,期許未來GC校園小天使團隊依然仍夠在中正預校學生的學習歷程中,扮演起溫暖的傾聽角色。

H&M 『Honey Milk(牛奶與蜜)』志願服隊計畫報名網址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