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靜芬 編輯/朱珆萱

自帶光亮與溫暖的太陽,所照之處便沒有灰暗與陰冷。伍宗德導演號召多位大咖藝人免費為弱勢與公益團體拍攝宣傳影片,讓演藝圈射出一道道陽光,也讓台灣的善款得到更合理分配,減少晦暗的角落。

帶動演藝圈的「利他」風氣

擅長編劇、導戲、曾製作過《法網》、《天眼》、《台灣靈異事件》、《澀女郎》、《雙響炮》等20多齣膾炙人口電視劇的兩岸知名導演──伍宗德先生,最近兩年特別忙碌,除了持續籌拍新戲之外,更是將所有可以利用的公餘時間全部奉獻給弱勢團體與公益單位。

「許多事在付諸行動之前,往往是經過長時間的沉澱與累積。」早在14年前伍宗德導演便因為一部戲的開拍與高收視率,在心裡埋下了行善布施的種子,並悄悄的發了芽。

伍宗德導演耐心指導慢飛家族成員面對鏡頭,真切表述心中所想。

演藝圈一般的開鏡典禮,多為祈禱拍攝順利、收視長紅;而人稱「伍哥」的伍宗德導演在《台灣靈異事件》開拍前,卻是帶著男女主角謝祖武、趙英華到廟裡拜城隍爺與觀世音菩薩,並且許下承諾:「若這部戲無法給社會帶來正面力量,就請神明立刻停了這個節目,即使虧損也在所不惜。」沒想到,這部以「諸惡莫作、正義遲早會來」為闡揚宗旨的戲劇,締造了台灣電視劇的新紀錄:連播七年、收視維持第一。伍導演也因此更堅定心中那股「仗義助人」的信念。

伍導演在電視圈的資歷長達40餘年,看盡人生百態,他不諱言的表示:「演藝界的人包裝自己、傾所有資源只為成就自己;再加上八卦醜聞不斷,有時候真令人覺得氣餒、無趣,難道影視界只有這些?」他一直認為「吃果子要懂得拜樹頭」,既然名利取之於大眾,就應該在事業有所成就之後回饋大眾。即使很早就有報答社會之心,但礙於製片、導戲工作繁重,因此回饋之舉,僅限於認養慈善機構,定期捐贈善款與物資,但他也許下心願,退休之後不僅要全心投身公益志業,同時也要號召與他理念相同的知名紅星一起為弱勢團體付出心力,讓演藝圈的灰暗「利己」生態漸漸轉為朗朗溫馨的「利他」風氣。

王瞳為台中甘霖基金會代言宣傳,當一日志工,建立溫馨送餐情。

獻出經驗、智慧與名氣「法布施」

兩年前,伍導演的女友周雅芳小姐拿回一本星雲法師的書籍,書中說明「布施」有三種:捐款助人是「財布施」;以知識、技能、經驗教化他人為「法布施」;維護正義法理,讓人無所畏懼之舉則為「無畏施」。書中之言令伍宗德導演深思:為什麼我不善用自己的經驗、智慧與名氣為社會做更多有意義的事,實踐「法布施」呢?

另外,愛看書的伍導演也在那段時間翻閱了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著作,內容提及:許多日本企業家在四、五十歲時,都還抱著退休後要回饋社會、大力行善的理想,但實際做到的卻僅僅只有20%。不是他們忘了初衷,而是等到六十歲退休後,身體老化了、生病了,想做的事已力不從心了。為了不讓自己有所遺憾,伍導演當下決定,再忙,也要抽出空檔發揮自己的專長、善用藝人朋友的光環,一起為弱勢團體與公益單位發聲。

陳明真在宜蘭弘道基金會與老人家一起打太鼓,臉上燦爛笑容傳達了參與公益的好心情。

於是伍導演開始造訪慈善機構、了解社會捐助現況,他發現,慈善機構的人員非常盡心、專業的照顧著孤、老、貧、殘等受助者,但對於媒體宣傳卻是一竅不通;同時還有兩個現象也令伍哥訝異、憂心、甚至打抱不平。一是台灣人確實善良,捐款者眾多,但80%的善款往往集中於25%的大型慈善機構,中小型公益團體獲得的資源,實在是少之又少。更令人憤怒的是,有些人表面上宣稱願為慈善機構拍攝影片宣傳,但實際上卻是將各界捐款中飽私囊;即使是實際拍攝了影片,那也僅是記錄弱勢團體日常的紀錄片而已,完全無法打動人心。

知名藝人陳美鳳為台中慢飛家族代言宣傳,拍片休息時展現赤子之心,與孩童們開心談笑。

為了改變這些不盡公平、不夠厚道的現象,他做了幾件前所未有的創舉;首先成立「願有情傳播有限公司」,邀請知名演藝人員共同為各公益單位免費拍攝微電影宣傳,所有腳本與運鏡皆是量身打造;且為了取信於慈善團體,伍宗德導演還發出「不是騙子宣言」,載明「我們是『願有情』團隊,集結了影視圈大咖及專業好手,免費幫助社福機構拍攝宣傳片,所有的費用我們自己承擔,期望以優質短片幫助有困難的單位募集善款。」

「我堅持兩個原則,不碰錢、不收錢,拍片時的所有支出,包括便當、飲水、交通費等等,全部都由我及另一位夥伴、正聲廣播公司『午後兩點』節目的主持人周秋華女士共同負擔。即使公益單位想請我們工作團隊吃飯,我也堅持由我付帳,否則我會婉拒邀宴。」溫暖的伍導演,有他擇善固執的堅持。

博幼基金會的孩子們參與宣傳片的拍攝,羞澀又開心。

明星與感人影片效應,社福機構喜獲甘霖

宣傳影片要深植人心,必須事前做足功課。伍導演會先實地參觀、瞭解弱勢團體所缺資源是車輛、房舍、物資抑或是款項,再針對社福機構的性質與特色撰寫感人的腳本。例如「甘霖基金會」的志工們,每天要依照規畫好的20多條路線,為台中地區獨居老人送出800份餐,眼見錢不夠了、無米可炊,幸好「願有情」團隊及時出現,邀請本土電視劇知名演員王瞳代言拍攝影片,不僅安排王瞳擔任一日志工親自送餐,同時還特別邀請歌仔戲大師特別為基金會譜上新詞,教王瞳唱出一段感人的歌仔戲。影片發布當天吸引許多記者前來採訪;果然,在媒體強而有力的宣傳下,短短數日,甘霖基金會收到的捐款竟是日常募款的10倍之多。

此外,以照顧身心障礙家庭為宗旨的「慢飛家族」,在伍導演巨星陳美鳳拍攝宣傳片並出席除夕團圓飯的媒體效應之下,當年度所獲得的捐款,也從平時的26萬元驟然提高到290多萬元。在接受訪問的隔天,他將帶著「木匠歌手」陳思瑋前往花蓮,教導20多名原住民部落的小朋友唱歌,希望能募得一間教室,可以讓這群可愛的山林天使在下課後,有一處可以安心寫功課、接受免費課輔的處所。

謝祖武一想到博幼基金會所照顧的偏鄉孩童,處境堪憐,心情有些沉重。

「願有情」團隊已經為台灣九個公益團體拍攝了宣傳片,除了上述幾位之外,還包括蕭薔、「台一線」阿文與東諺、謝祖武、陳明真、孫鵬、狄鶯、孫安佐以及排定即將為桃園一所安養院代言的李翊君等多位知名演藝人員。「德不孤,必有鄰。這些藝人朋友真的很令我感動,只要我一通電話,他們就會排除萬難,配合整段影片的拍攝,而且是分文不取,完全義務代言。」伍宗德導演臉上滿是感激與歡喜。

慢飛家族的成員們看到「願有情」團隊到場拍攝影片,以雙手展翅表達高飛意願。

聊著聊著,真性情的伍導演回想起兩件事。有一次與陳美鳳餐敘,她提到每年都會捐款給幾個慈善機構,伍導演告訴她:「妳捐100萬就是100萬的價值,但如果能為弱勢團體拍廣告,經過宣傳的價值就不只是100萬,而是捐款金額的100倍甚或1000倍。」陳美鳳覺得有道理,立刻承諾:「算我一個!」伍導演感動的說道:「陳美鳳替慢飛家族代言拍片時,不但不收取任何酬勞,同時還將我發給梳化人員的車馬費全數捐給慢飛家族,梳化人員的交通費全由她自掏腰包。」

還有一件特別的事。當蕭薔拍完宣傳片後,輕聲地問伍導演:「能不能送給我一面獎牌?」他逗趣的回問一句:「妳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虛榮?」才知道,原來蕭薔每隔一、二個月就會去祭拜她的母親,並且告訴母親最近又做了哪些有意義的事,希望母親在天上看到獎牌,能跟她一樣感到開心,蕭薔的孝順與用心,令人為之動容。

藝人狄鶯前往宜蘭「聖方濟長照服務處」拍攝宣傳片,老人家開心不已。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歡喜「被利用」

「之前拍了許多部戲,讓我得到成就感,但相較於現在,我覺得那是『獨樂樂』;自從我為公益慈善團體拍宣傳片後,可以讓更多人開心,並且得到幫助,我體會到這才是『眾樂樂』。」伍哥每拍完一部宣傳短片,都交由公益單位自行上傳社群網站、官網或影音平台,經公益單位的自行統計,點閱率是以往的8~10倍之多,而且留言也大幅增加了,除了較多的「好感動」、「明天就去捐款」等回饋訊息,也有「覺得自己好幸福」的感言。一位網友留言:看到這麼多病弱、等待幫助的老人家,想到自己還有健康的父母陪在身旁,可以讓我盡孝,我就覺得好幸福喔!

積極投入公益的伍宗德導演,改變了過往的許多想法。「以前我們都說『為善不欲人知』,現在我認為『行善要讓人知』,就像我這次報名參加『台灣義行獎』,就是讓更多非營利團體可以找到我,讓我以及演藝圈的朋友們都能『被利用』,拍更多感動人心的宣傳片。」說著、說著,伍導演爽朗地笑了。

提到未來,伍導演希望藉由他的努力,可以在兩年內明顯提升公益影片的內涵與品質,不再只是長篇大論、娓娓道來的紀錄片;而是深富情感、大眾喜歡、看了會感動的短片,並且在社會上形成一股風氣,吸引更多人善用自己的專業,一起加入「法布施」的行列。

榮獲台灣義行獎入圍,頒獎典禮上由藝人黃子佼頒贈獎牌。

更為重要的是:伍導演正建立一套「送後服務」的機制,也就是宣傳片拍攝完成、送交給慈善團體之後,仍要請明星們持續關注、送暖給代言的單位,就像為台東「牧心智能發展中心」代言的「台一線」阿文與東諺,每個月都會邀集騎重機的一群好朋友,將「牧心」所需要的物資,親自從台北送到台東;「牧心」來台北辦慈善園遊會,阿文與東諺也會找來一群朋友共襄盛舉,讓代言的機緣變成一條綿延不斷的絲線,情牽兩端、援助相傳。

伍宗德導演說,「願有情」就是願天下都有情。他對社會、弱勢團體以及演藝圈的溫情,猶如初升的太陽,正暈開了晦暗,帶來耀眼的渲染力。

伍宗德導演經常深入偏鄉為社福團體拍攝宣傳片,把溫暖與光明帶到各個角落。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