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蔡咏倪 編輯/朱珆萱

台灣每年平均有3,600隻左右的流浪貓狗,會經由各種管道進入收容所,儘管現今社會對於流浪動物的權益比以往更加重視,政府也頒布零撲殺法條,但許多私人收容機構仍因為經濟考量,不得不親手扼殺那些遭人拋棄的毛孩。 

為終止浪浪們的流浪循環,湖光動物醫院院長林雅哲先生,投入TNVR行動,犧牲休息時間,隨著愛心媽媽們到台灣各地,為流浪犬貓們進行絕育,待傷口復原後將浪浪們原地方放回,在不影響牠們原有生活型態的情況下,讓這些流浪的毛孩們不會再製造出同樣無家可歸的下一代。 

TNVR是針對流浪動物的絕育計畫,手術後會在犬貓的耳尖剪去一個小平角,作為已絕育的記號。

下鄉絕育,以行動實踐TNVR 

由於職業的關係,林雅哲時常接觸在街頭奔走餵食流浪動物的愛心媽媽,她們每日的辛苦與犧牲不曾減少,流浪動物卻與日俱增,看著的愛心媽媽們越來越頻繁地自掏腰包帶浪浪看門診,讓他動了想要幫忙的念頭。於是,2012年那年的盛夏裡,林雅哲成立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招募獸醫夥伴們發揮所長、與各地愛心媽媽及民間團體合作,親自帶著夥伴們一起下鄉,免費到台灣各地對流浪犬貓進行誘捕、施以絕育手術及預防注射後,再原地放回,以人道又有效的方式終結流浪循環。 

每個周末林雅哲都帶著夥伴下鄉為犬貓進行絕育手術。

回憶起投身TNVR的動機,林哲雅說,「只是想把活下去的權利還給流浪動物」,身為湖光動物醫院院長,林雅哲平日裡便守護著動物們的健康,周末的休日時也不惜獻出休息時間,總是開著休旅車,載上同為獸醫的太太還有診所的獸醫同事,深入台灣各個鄉鎮,為流浪動物進行TNVR。多數時候,進行絕育手術的場地都有些克難,也許是當地國小又或者是里民活動中心,充作手術台的只有幾張桌椅,有些時候甚至沒有空調設備,只能悶著一頭熱汗替動物進行手術,但林雅哲總能把簡陋的空間變成安全的手術空間,讓夥伴們得以劃開街貓街犬流浪街頭的悲傷,將生存的希望放回流浪犬貓的身體裡,再一針一針將傷口好好縫合。 

零安樂死政策過後,流浪動物的處境並沒有變的比較好,因為收容空間的擴增趕不上流浪動物增加的速度,全台至少有12萬隻浪浪未被妥善安置。無法立法禁止販售寵物的前提下,只能盡可能落實生命教育,讓大眾明白生命的重量,不再貿然收養又拋棄,並配合大規模絕育,讓街貓街犬們的流浪到這一代為止,才有可能讓流浪動物不再是社會的隱憂。 

撲殺街貓街犬並不能解決問題,該如何與流浪動物和平共處或許才是人們最該思考的事情。 

TNVR:把生的權利還給 

TNVR是一種比安樂死更人道,又比領養更有效的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的方式,取自誘捕(Trap)、絕育(Neuter)、注射疫苗(Vaccinate)、原地放回(Return)四字的字首,操作上會以誘捕的方式,為流浪動物們進行絕育手術,並施以預防注射,爾後視毛孩們的復原狀況,將之放養回原先流浪棲息的地方。這套做法之所以比安樂死更人道,是因為它完全的尊重動物的生命,認同牠們即便流浪也有權利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而比領養更有效,則是因為絕育手術,能杜絕浪浪們產下浪二代、浪三代的可能性,大幅減緩流浪動物增生的速度。 

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結紮過後的流浪動物要原地放回,而不是轉送到各地的收容所,其實這麼做的原因,除了保護流浪動物們,避免牠們因不適應新環境而死亡之外,也是希望維持誘捕地區的生態平衡。流浪動物會因為生存資源的考量而駐留固定地段,若貿然將區域內的流浪犬貓移除,會吸引周遭區域游移的流浪動物進駐,使控管變得更加困難,也讓TNVR讓流浪動物自然減少的最終目標無法達成。 

街貓街犬並非出於自願流浪街頭,若只是一味地撲殺並不能改善流浪動物問題,想從根本解決還是得改善大眾的飼養觀念、不再棄養,這些在街頭討生活的浪浪們,才有可能漸漸變減少,甚至不再需要流浪。 

林雅哲|守護流浪貓狗,獸醫幫助節育
分享此文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