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書辰

任何身體創傷都會連帶影響一個人的心靈狀態,身體上的傷需要長時間恢復;受傷的心靈,往往需要更漫長的時間療癒,才能逐漸走出深層的恐懼與孤單。面對幼童時期意外燒傷的小高,藉由家人、兒童燙傷基金會的幫助下,如何調適生活、排解內心壓力,在人生道路邁開自信步伐?於兒童燙傷基金會服務數十年的黃執行長,陪伴每一位燒燙傷孩童──歷經自我懷疑到展翅高飛,背後支持她的信念是什麼?

創傷從未阻止盡情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回想起小高才七個月大的一個夜晚,當時家中的大人們正忙著準備過節的事務,坐在學步車的小高,獨自在客廳遊玩,靠近餐桌時不經意用手拉動桌巾,頓時一鍋熱湯往他身上傾倒。小高的父母聽見哭喊聲,趕忙帶他到浴室沖冷水,同時立即呼叫救護車。住進加護病房的小高,醫師甚至一度向小高母親委婉告知:「要做好心理準備」。經過四十五天的生死搏鬥,小高才脫離險境。

小高的成長過程,除了讀書考試、休息玩樂,多加了每年定期兩次的手術。手術前後的心理壓力令其他人難以體會,何況生理上的疼痛?幸好,小高的父母、哥哥、親戚無微不至的關照,減緩不少小高日常生活的任何不適。

國小二年級時,小高收到兒童燙傷基金會的邀約,開始定期參加基金會舉辦的夏令營。在營隊裡,小高與其他小朋友可以放鬆自在地玩耍,暫時拋棄不開心的煩惱,每位工作人員甚至同行的復健師盡責地扮演守護者角色,親切、有耐心,活絡相處氛圍猶如一個大家庭。夏令營主題有魔術、喜劇表演、打擊樂等,年年推陳出新,孩童們都十分期待。藉助團體活動擁有的歡樂、互益、主動性的質地,每位孩童的自信心、社交能力明顯逐年進步。

從高中畢業後小高持續參加基金會舉辦的成長營,有別於純粹以玩樂為主的夏令營,成長營重視的是每個人的自主性,期望透過不同領域課程,增進探索新事物的好奇心、培養新的專業技能,進而順利與社會接軌。

縱使歷經燒燙傷的夢魘,小高仍然積極迎向生活、開創快樂人生,熱愛嘗試、學習各種新奇事物。

其實你並不孤單

即將三十歲的小高,目前在桃園科技廠擔任硬體設備工程師,工作配合訂單多寡輪班,已經七年,計畫朝管理階級前進。眼見科技產業發展的未來繁景,以及身為軟體工程師的哥哥影響,正在努力自學軟體工程相關知識與技術。從來不設限的小高,對於科學、科幻電影、攝影、旅遊、退休生活都有獨到見解,盼望疫情過後規劃一趟美國拓荒之旅。

七年前發生的八仙塵爆案,小高答應基金會邀請,以過來人身分向燒燙傷患者分享切身經驗。相較於塵爆案傷者為成年後遭遇意外,小高認為自己從心智尚未成熟便開始適應燒傷後的復原生活,算是稍微幸運了些。面臨街道上的異樣眼光、生活起居的不便利,家人朋友、基金會皆屬於一股正向溫暖的潮流,有效地引領、支持傷者航向明亮豐饒的美麗島嶼,激勵他們想盡力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望著觀眾席和他相同的人,小高篤定地說:「你們並不孤單。勇敢跨出適應巨變最艱辛的第一步,之後的路會輕鬆很多。」

燒燙傷兒童在基金會舉辦的夏令營,快樂地玩水游泳。

在黑夜點亮燭火的那一雙手

火焰帶給小高創傷,但他卻鼓起勇氣,將火焰轉化為予人溫暖、光明的燭火,為那些和他一樣的人們照亮無數孤單、害怕的黑夜。而這份點亮燭火的熾熱信念一脈相傳自兒童燙傷基金會現任執行長──黃惠芬女士。

她是兒童們口中親暱的「黃阿姨」,也是夏令營裡一絲不苟像嚴肅校長的大家長。民國八十三年入會接掌會計事務,中途短暫轉行兒童圖書出版業,負責市場行銷。民國九零年前後,執行長因為在路上巧遇已成年的燒燙傷兒童問她一句:「阿姨,你可以介紹工作給我嗎?」決心重返基金會。

基金會創立以來,提供的醫療費用補助、預防急救宣導、活動營隊等服務事項全是依未成年孩童為主要對象。然而,燒燙傷是一輩子的傷害,成年後更需要密切關注他們的就業與交友問題。

由於燒燙傷人士的外貌與肢體功能的限制,難以硬性規定企業聘用、立專法保障就業機會;即便他們爭取到工作了,是否能完全適應職場環境,又是另一道課題了。執行長為了強化他們的職場工作與適應能力,開辦成長營,內含講授投資理財、男女關係、性關係等多元領域課程。今年初的烹飪課程才剛完美落幕。

「我算是看著小高長大的,他很活潑,可以叫他是夏令營裡的搗蛋鬼。」執行長滿足地開懷大笑,眼神盡是母親對子女才會流露的慈愛。對她而言,每位孩童都很辛苦,承受言語無法形容的困境。

她更想起一對姊妹,兩人都被嚴重燒傷,姊姊甚至做了部分手指截肢,還需要配戴假髮。有一年的夏令營主題是探索教育,其中一關爬繩索運動需要很多手部應用。有人躍躍欲試,也有人已完成任務,只有姊姊躲得很遠,引起工作人員的注意。於是執行長去找姊姊說:「妳怎麼不跟他們一起玩呢?」姊姊頭低低地不回話。執行長接著說:「妳能拿筷子正常吃飯,對嗎?妳一定爬得上去。如果只窩在角落,怎麼進步呢?」執行長瞄到姊姊臉頰掉淚,繼續說:「阿姨有懼高症,但妳陪我一起爬,好不好?」

執行長編了自己有懼高症的謊言,成功帶領姊姊爬了上去。即便在之後的剪紙課程,姊姊再度出現恐懼的狀況,執行長依然告訴她:「別害怕嘗試,只要願意,妳一定行。」雖然剪得比別人慢,在執行長和其他小朋友的鼓勵下,她剪出了自己的第一件剪紙作品。養育一位兒子的執行長完全能理解父母面對孩童發生意外傷害會愧疚、會想盡可能包容,但父母縱容的行為對小孩沒有益處,必須把他們當作一般孩子教育。

執行長看見姊姊在每一場夏令營慢慢的突破與成長,一次與姊姊單獨相處的機會,蹲下身、伸出雙手環抱姊姊瘦小的身軀一邊說:「我知道妳很辛苦,我會陪妳一起加油。」執行長平時堅毅的臉龐瞬間軟化,禁不住滴落淚水。

艱辛的燒燙傷治療過程,沒有一位患者應當被孤立。

共築溫暖平等的未來

回望加入基金會之初,社會普遍對燙傷議題生疏,正確觀念還不及民俗療法風行。跟隨媒體的脈動,從電視廣告、平面雜誌報紙再到網路,甚至實際場合的衛教宣傳,例如:兒童新樂園、全台醫院、校園等,基金會無不想為社會大眾福利盡一份心力。如今,燒燙傷發生比例正歷年下降,可以見得正向宣導的重要性與急迫性。即便燙傷是偶發意外事件,只要多加謹慎留意家庭、校園、工作環境擺設,方能阻止不必要的遺憾上演。

基金會積極借鏡西方國家的實務經驗,引進並改良成知名燒燙傷急救五字訣「沖脫泡蓋送」,同時緊密與北中南三區各大醫院合作,補助醫生參與國際性燒燙傷研討會議,不斷更新精進知識與技術。務必確保站在前線的醫院軟硬體設備、醫護復健人員作好精實充裕的準備,讓燒燙傷病患少痛一點、安心多一點。

從廣度到更深層服務,基金會亦投入極大心思,如何幫助燒燙傷病患順利展開新生活,良善增能,快樂向前走一輩子。真心期盼完全消弭異樣眼光引起的歧視心理,給予相互尊重、同理的信念深耕我們共同生活的土地。

分享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