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咏倪‧朱珆萱 編審/詹尹州

高齡化浪潮席捲而來,雖然經濟、照護、醫療等的福利政策,需要仰賴政府提出解決辦法,高齡者自己也需要開拓自由獨立的老年生活,豐富自己的退休生活。

當志工是因為內心的快樂

退休前在創世紀基金會兼職,現任衛福部獨立倡導志工,也在歡喜學堂擔任志工才藝講師。她其實沒有想過自己會全職投入志工。退休之後本以為會跟身旁其他鄰居一樣,在家帶孫子,含飴弄孫,一天天就這樣過。但小孫子漸漸長大,兩、三歲的年紀活潑好動老是想往外跑,拗不過孫子,只好天天帶著孫子去公園,沒想到消耗孫子旺盛的精力之餘,竟然還交到不少新朋友,這種意外之喜讓她開始喜歡上與他人互動。因為自己退休後體會過那種空巢的感受,她才發現其實高齡者最需要的不是醫藥,也不是大把可供揮霍的錢財,而是一個每天起床都能去的地方,一個會有人關心自己日常、可以聊天分享心情的地方。

喜歡交新朋友,熱衷於學習新的事物,她會跟著新朋友去社區的老人據點,後來參加了歡喜學堂,致力於共學與共老。她說她在歡喜學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很充實很快樂的,有時候雖然表面上是她去陪伴學堂的老人家,但其實她反而常有一種是那些老人家在陪伴自己的錯覺。因為這種可愛的回饋,所以當志工這件事一直都讓她覺得很快樂。

人老心不老,敞開心房說故事

帶孫子的時候,除了會去公園,還會去附近山上走走,一次的機緣下遇到在那團練薩克斯風的人。黃月音說團員因為常看到她,一來二往就熟識起來,有一次問她要不要來學薩克斯風。本來以為自己肯定學不起來,沒想到半年後竟然讓她學成了,還跟著演出,並鼓起勇氣加入小丑蛋黃志工團,跟著團員全省跑,去養老院、去教養院,扮成小丑教老人家折氣球,變魔術逗他們開心。

後來黃月英將這些元素帶去歡喜學堂,在課堂上跟大家玩氣球變魔術,讓大家在她吹薩克斯風的時候跟著音樂律動,一起唱歌。她說她發現那樣的時光讓老人家們很快樂,因為有人陪伴、有人關心,有人一起說說笑笑。或許也是因為喜歡看見長者們露出那樣的笑容,後來才投身衛福部的獨立倡導人,以準家屬的身份去探望那些安置在養老院的老人家,有時候會覺得很心疼,長者們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住在院內,唯一能夠有人一起聊天,被關心的時候,就是她們這些倡導人去的時候。

帶著老人家一起摺汽球。

回憶起最讓她印象深刻的經驗,她說是她作為倡導人去陪伴過的一位長者,因為情緒起伏比較大,常常要變著法的鼓勵他,讓他忘記當天的不開心。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老人家幾乎是不願意和她互動的,但熟識了之後反而會跟她說一些小祕密,或某些不好意思向社工開口的需求,在過程中漸漸被信賴、成為老人家與社工之間的橋樑,那種被信任的感覺讓黃月英覺得很難忘,也很窩心。

快樂帶給別人的同時,也將快樂帶給自己

黃月英說,其實一開始先生是不太贊成她投入志工的,覺得何必這麼辛苦,都退休了就在家好好養老。但看著她一路做出興趣,從閒暇時去當志工到變成歡喜學堂的才藝講師,因為她的快樂,才漸漸變得支持。

在歡喜學堂,致力於共學與共老 。

做志工是不是有什麼祕訣,黃月英說應該就是要保持著開心愉快的心情吧,那是一種熱情,不為了得到他人的稱讚,只為了讓自己感到快樂滿足。她說自己在做志工的時候,也同時吸收了許多別人的人生經驗,就像是交朋友一樣。做志工去服務人群,同時也會在過程中受益,在服務當中能得到的,遠比你給出去的還要多。歡喜學堂就像她的第二個家一樣,因為在這裡能不斷的認識新朋友,能和大家一起學習新的才藝,不管心情好還是不好,都能在這裡感到自在和舒服。

從事志工兩年多,內心充滿了開心,像是自己生命中本來就有的一部份。不管怎樣都要持續學習新事物,保持年輕的心態,去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人,人生就會快樂很多。

分享此文
  •  
  •  
  •  
  •  
  •  
  •  
  •